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龙族paro】夜月

三部曲第二波

一:http://huangtianjiu.lofter.com/post/45b4ed_bf79e89



任务报告费了喻文州好几天的时间,联盟似乎对这次任务格外感兴趣,前后去找他谈了好几次话,把经过翻来覆去地问。蓝雨同时间还要跟进另外一个任务,喻文州忙得焦头烂额,等他终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的深夜了。屋里开了盏小灯,喻文州悄悄进门,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他走到卧室门口,看见黄少天套了件T恤裹着被子蜷在床上,正在专心致志地打游戏。

喻文州站着没动,看了他一会儿。黄少天听见动静抬头看了一眼,把游戏机随手一丢,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抱住喻文州的腰,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颈侧蹭了蹭:“忙到现在啊?怎么这么晚,联盟是不是把你压榨得太狠了……”

喻文州亲亲他的头发,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他的背:“也不是很累,等了多久了?”

“其实我也才回来……”黄少天含糊地说。喻文州摸了摸他的下巴,黄少天便乖巧地抬起头,把嘴唇送上去,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而又湿润的吻。亲了一会儿,黄少天懒洋洋地缩回去,半闭着眼睛靠在喻文州身上,似乎是真的累了。喻文州拍拍他的脸,说:“先去睡吧,我去洗个澡。”

黄少天嗯了声,有点不情愿地放开手。喻文州很快洗完澡出来,黄少天已经卷着被子又眯了过去。他轻手轻脚地坐上床,但还是惊醒了对方。黄少天抱着被子翻过身来,卷起的T恤下露出一截腰,闭着眼睛说:“睡吧,我困死了……”

喻文州把被子从他怀里扯出来抖平,看了看他的腰,把T恤拉上去一点,露出下面的绷带。黄少天一抖,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喻文州低声说:“怎么回事,今天伤到的?”

“嗯......”黄少天有点心虚地扯了扯衣服,侧过身子,”没什么事,就是刮了一下。”

“嗯。”喻文州还是低着头看他,睫毛在灯光下显得很长。黄少天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撑起身子在喻文州唇上蹭了一下,然后侧头含住他的嘴唇。两人又磨蹭了一会儿,黄少天放开他往床上一倒,靠在他旁边咕噜道:“还是困……赶紧睡吧。”

喻文州伸手关掉灯,自己也躺下来环住对方的腰,把被子帮他拉好。黄少天把头靠在他肩上,闭着眼睛安静地呼吸,温顺得像一只小动物。喻文州摸摸他的头发,静了一会儿,轻声地说:“幸苦了少天,晚安。”

 

蓝雨最近的任务一天多过一天,所有人都在为了尼伯龙根的后续跟进而忙。黄少天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精神比谁都好,一回来就被打回原形,回到家倒头就睡,睡完又要走。

喻文州也在忙,但忙的事情不一样,和黄少天也很少碰面。两人有时候会被恰好分到一个组,有时间让他们短暂相处一会儿,晚上一起出门逛逛。更多的时候他们在家也碰不到面,一个人刚回来,另一个人就已经出门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多,后续跟进的几条线才被基本清完。在发现更大的问题之前他们有了几天空闲时间,所有人先是窝在家里睡了个昏天暗地,一口气补足了接下来一周的量。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睡得整个人像被抽了骨头,浑身软得根本起不来。他翻个身,手往身边一摸,空荡荡的没有人。黄少天躺在床上听着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有气无力地嚷嚷道:“好饿……”

他又躺了一会儿,实在睡不着了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打开房门,站着发了一会儿呆。沙发上没人,黄少天走到客厅中央,看见喻文州站在阳台上低头看手机,旁边的躺椅上放着一本英文小说。黄少天走过去往纱门上一趴,喻文州看见了他,笑着把门拉开:“醒了?”

“嗯……”黄少天把自己挂在栏杆上,“我感觉自己都睡傻了……你是不是早就起了?我好像感觉到你起了。”

“中午起的,也没早多少。”喻文州低头发了条微信,黄少天看了眼说:“他们怎么还找你啊?休息日还工作,一点都没有人道关怀精神。”

喻文州把手机收起来,慈爱地摸摸他的头:“不工作了,休息日听从你的指挥。现在做什么?”

“你那什么表情……”黄少天嘟囔道,“你饿不饿?我睡了一天现在快饿死了,都没力气说话……好饿啊,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喻文州说,“先去换衣服,然后出门。”他拉开纱门把黄少天推进去,黄少天转头看了看他穿的是什么,过了几分钟换了一套差不多的出来,衬衫外套牛仔裤,又带了个黑耀石的耳钉,随便配个链子,再往左手上套了个戒指。喻文州带着笑看他做完这一切:“穿的这么郑重,今天和谁去约会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是个帅哥。”黄少天神神秘秘地说,拉过喻文州的手往上戴了一个戒指,“帅的惊天动地,而且是我的男朋友。”

喻文州笑了声:“是吗,能让少天这么夸,改天让我也认识一下。”

“这不就在这嘛。”黄少天笑嘻嘻地说。

他端详了一下,整整喻文州的衣领,说:“不错,走吧。”

 

两人在街上逛了一圈,找了家餐馆慢吞吞地吃完晚饭,出来时天已经黑了。黄少天吃得有点撑,站在路边不想动。喻文州建议可以看电影,两人就搭地铁跑到电影院看了个晚场。新片,画面做的很精致,就是片长有点长,黄少天看得犯困,散场的时候才精神了起来,跟在喻文州身边说些有的没的事。有几个女孩在后面叽叽喳喳了几句,两人也没管,他们的气质本来就比常人出众一些,再加上两个一起,想不引起注意力都难。黄少天一说起来就想笑:“我记得上次好像周泽楷出去的时候还被人当成明星求合影,文州你记得吧,那家伙吓得后来不遮一下都不敢出门,哈哈太怂了。”他一边说着,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玻璃窗,自语道:“我看他也没比我帅多少啊,难道是我的粉丝都这么不主动吗?”

喻文州凑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黄少天的脸就噌地红了:“我靠!谁要你粉了,太不要脸了,老流氓,老司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

喻文州笑眯眯的,黄少天气哼哼地捏了一下他的手。他们俩亲密的姿态引起一小波细碎声,黄少天撇撇嘴,拉着喻文州走出电影院。外面夜已经很深了,天空中挂着一个半缺的月亮,在黑夜中照出堪称明亮的光。黄少天站在街边望望,咕噜道:“现在还有地铁吗?我看好像连出租车都没了……”

喻文州看了看表,说:“还有时间,地铁应该还有。”

 

晚班的地铁上空空荡荡,这一节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报站的女声冷清清地回荡在车厢里,黄少天一坐下就歪倒在喻文州身上,抱着手机打游戏。地铁上有点晃,他打了一会儿觉得晕,就关掉游戏,戴着耳机靠在喻文州身上休息。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对方能靠得更舒服,然后继续低头看手机。上面的消息一条一条蹦出来,大多是无关紧要的闲聊。喻文州漫不经心地看了一会儿,上方的任务栏里忽然出现一项通知,是联盟自动发送的消息。喻文州瞥了一眼,只来得及看清几行字,大意是警告有死侍出现,后面附着一个地址。他正思索的时候,手机里又弹出一个框,提示说您正在靠近警示区域,是否接受任务?

怎么说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喻文州叹了口气,侧头看看已经睡着的黄少天,手指一划选了接受。他关掉手机,黑色的屏幕上映出他自己的脸。

两旁的车厢里隐约可以见到乘客的身影,人影晃动。地铁向黑暗深处驶去,一路敲击轨道发出震耳的摩擦声。在一个拐弯处,地铁车身猛然震动,在摩擦声中隐约传来了金石般的敲击声!利爪刺穿一间空荡荡的车厢,发出沉闷的响声。喻文州望望黑漆漆的窗外,释放了言灵。金光从他眼中溢出,一个无形的场在车厢内展开,一直扩散开来。这个场延伸到两边的车厢,喻文州闭着眼睛,在场中抓到一个身影:一个正在靠近的死侍!他锁定了死侍,朝其加强释放了言灵。在场的感应中,那个死侍抖动了一下,抽出插在车厢上的爪子,缓慢地向相反的方向移动去。喻文州控制住它,将它作为一个基点,向其它死侍释放言灵。随着死侍的移动,其它死侍纷纷被纳入场的范围!

死侍们啸叫着,却无法反抗这种来自上位者的压力。言灵:灭神的诅咒!

黄少天醒了,动了动,有点茫然地坐直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正好对上那双暗光的黄金瞳。他立刻清醒过来,极为迅速地扫视一圈。这时地铁减速驶入了一片紧急制动区,周围一下子开阔起来,有了多余的空间,喻文州催动死侍,让它们纷纷从地铁上剥落,尖啸着从空中一划而过!黄少天极为默契地一掌击上车窗,释放言灵。幽冷的冰刃在车窗外长出,准确地截开死侍的脖子,将躯体穿在丛丛冰锥上。就在一瞬间列车外冰晶丛生,地铁在下一瞬扎进黑暗的隧道,响起剧烈的摩擦与轰鸣声,将一切附着物都碾除在黑暗中。

车厢内响起警报声,地铁又继续行驶了一会儿,慢慢驶入了最近的一个站台。其它车厢的乘客惊恐地挤在门口,不知所措地敲打着车门。喻文州坐在座位上恍了一会儿神,用手捏了捏眉心,使用言灵的消耗还是有点大。他转头看黄少天,对方气还没喘匀就开始絮絮叨叨:“文州,leader,我说了多少次了言灵不要多用,杀鸡焉用宰牛刀,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呢?……”

“你是老妈子吗……”喻文州噗地笑了一声,“不用这么担心,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这不是心疼你嘛……”黄少天哼哼道。“没事吧,还好吧?累不累?”

“少天累不累?”喻文州微笑。

“累啊!”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我好累,累得马上就要睡着了,我们快点回家吧!”

车门终于打开了,黄少天走出地铁回头看了一眼车厢外部,嘀咕道:“我想我用冰雨的话可能破坏性会大点……”他凑到喻文州跟前:“确认完成任务了吗?”

喻文州镇定地站在一群落荒而逃的乘客后面,低头看手机:“正在确认。”他顿了顿,语气平静地说:“好像另外还发来一个通知……”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黄少天一脸拒绝地捂上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想知道是不是联盟发来的,肯定不是说明天就上班的!”

喻文州保持住了微笑。

月亮说:真准啊!


  15
评论
热度(15)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