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龙族paro】暮光

三部曲第一波❤️

二:http://huangtianjiu.lofter.com/post/45b4ed_c01def9


青年站在街道中央,染成浅栗色的头发和俊朗的外表吸引了不少目光。他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带着耳机若无其事地讲电话。“喂喂?怎么样,我看天都快黑了,猫咪到底找到了没有啊?快点嘛我要急死了!”

旁人投去善意的微笑,青年做了个鬼脸,侧过身去小声骂道:“笑什么笑又不是在开玩笑!再等下去猫没来我先饿死了!唉一说我的肚子就开始叫,等会儿收工赶紧去吃夜宵,我要吃烤肉,至少来一份牛肉拼盘。先说好今天我没带钱啊!leader请客!”

耳机里隐约传来几声笑,有人说:“好好,我请客。”

青年笑着嘟囔了几句,低头踢开了一颗小石子。暮日时分,本该繁华的街上人少了起来,落日投来最后金黄的余晖,照在路上反射出大片耀眼的光。地平线上铅云燃烧着低垂,电线杆上的飞鸟不安地挪动着。青年站在电线杆的阴影下,抬着头无所事事地等待着。

路人越来越少。等了一会儿,耳机里有人说:“找到了,西街方向有波动产生,范围两百米,距离黄少还有三个红绿灯。”

另一个人接话道:“准备了,把耳机线收起来,这次不给报销。”

“为什么不给报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把线取了下来卷成一圈,只戴着耳麦,抱怨道,“那风衣怎么办?大街上我怕路人看到剑吓得报警才穿的,两千多啊!等会被猫咪一抓肯定废了,leader你太坏了!”

“坏了帮你买新的,专心。”一人说。

“噫……”围观群众听不下去了。黄少天哼了一声,看了看西街的方向,抬手把风衣脱下来叠好放在墙角,露出贴身的黑色衬衫和绑在腰上的一把剑。他说的那些话里面至少有一句是对的,那就是其他人看到这把剑一定会心生寒意。弧形剑,剑身从胸口到小腿有大半人高,漆黑的剑鞘上蔓延着幽暗的花纹,剑柄之上白骨森森,弥漫着森冷的杀气。青年肃了肃神情,整整耳麦,低声讲道:“来没来啊,拖来拖去搞得我都有点紧张了……”

落日之下阴影突然散出,腐臭的气息比黑影先扑面而来,电线杆上的飞鸟发出一阵尖啸,纷纷一个接一个扭曲变形,化作了被龙血污染的怪物!黄少天猛然转头,迎面便是巨大的黑影扑来,血肉狰狞的巨兽中脊骨根根突出,竟是一只堕入死境的尸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片街道已然被入侵,天空变色大地战栗。黄少天面不改色,向前一步侧身瞬间握住剑柄拔出,一道暗光闪过,被拔出的屹然是一条修长耸然、白光熠熠的骨剑,整一剑都是由一根龙骨铸成,在那一霎那剑锋在空气中尖锐地嘶鸣!下一秒幽蓝的光芒大盛,冰蓝色从被紧握的剑柄开始向前侵占,一寸一寸瞬间爬满整个剑身,在剑锋上结出幽冷的冰霜。言灵:冰雨!黄少天抬剑直指前方,再抬起头时眼中黄金瞳已疯狂燃烧起来。

妖刀冰雨,出鞘!

频道里有人感叹道:“不愧是剑圣啊,耍帅果然是专业的……”

虽然还在聊天打岔,但此时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尸守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附近有尼伯龙根被打开!黄少天面无表情地一挥手,空中瞬间有冰蓝色的冰棱凝出,他一脚踏上借力跃起,顺着不断凝结出的冰棱登到半空中,紧接着一跃而下,腰部猛然发力在空中旋转半圈的同时挥剑而出,剑气磅礴割裂风声,在尸守肩部拉出一道巨大的伤口!

耳麦里嘈杂声响成一片,不断有人大吼“后退!” 

“快点后退啊!”

“一组撤去右翼!”

黄少天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吵死了吵死了……”

有人大叫一句:“黄少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嘛!搞定没有啊!”

“吵死了啊!!!”黄少天喊道,“这只猫的叫声也太难听了吧吵得我根本静不下来!”他躲开尸守震耳的尖啸,挥剑斩下。剑锋未至,满载杀意的剑气已至,冰冷的气息划开了其它想要靠近的怪物!冰雨上幽冷的蓝光伴随每一剑划出光线,而黄少天挥动着冰雨,整个人在空中极致地舒张肢体,流转的冰光与金黄的瞳光从身上迸出,与冰雨一同组成锋利无比的剑刃,而他自身就是一把不可阻挡的剑!

耳麦里传来说话声:“西北方向有小组支援,准备好。”

“收到!”尸守动作一滞,肩膀处血肉崩裂,整个右臂猛然垮下。空气中有言灵的波动传来,黄少天敏锐地侧头,微微收剑,隐入墙壁上结出的大片冰花上。远处有人释放了大范围的言灵,强烈的威压突降扭曲了空气,尸守嘶吼着,身上的皮肤开始崩裂!就在此时剑出,剑光在尸守的颈侧亮起,一剑狰狞地划下!紧接着又是一剑,一剑接着一剑,剑光四起!尸守很快反应过来想脱离攻击,但剑比它的动作更快,让它无法挣脱。就在一瞬间,巨兽身上的血肉层层脱落,露出可怖的白骨。在它停滞的瞬间,黄少天转动手腕,双手握住剑柄一斩而下!龙骨制成的剑刃轻易破开骨骼斩断关节,冰霜顺着剑身蔓进尸守体内冻结骨肉,让这头尸守彻底失去了行动力!黄少天拔出剑柄跃到地面,顺势一个前滚再小跑几步躲开轰然倒地的巨响,呼了口气对耳麦讲道:“搞定了怎么样?怕不怕哈?”

他没等听到回复就转身挥剑,一剑斩开无数怪鸟的身躯!尸守一死,其它龙化的怪物都趁虚而入,一时间铺天盖地都是黑羽和尖喙。这样密集的攻击即使是黄少天也有些招架不住,他只能加快挥剑的速度,加速把怪鸟斩下,一时间只能看见剑光在数不清的黑影间闪烁。忽然空气微震,波动间一个无形的场在街道上展开!有人释放了言灵!被这阵波动所覆盖的怪鸟停滞一瞬,无一例外都掉转方向直直朝剑锋冲去。黄少天再挥剑时,每一剑都有无数怪鸟送上喉咙,黑血在森白的剑锋上绽开,喷涌而出。他笑了一声,俯身三百六十度挥剑,剑锋在身侧挥舞一圈,斩出幽蓝的残影和无数凄惨的尖啸!黑羽纷纷陨落,冰雨最后一次嘶鸣放出磅礴的杀气,将黑影卷入自己的巨齿,幽蓝的光芒大盛!

黄少天吹了一声口哨,自言自语道:“漂亮。”

他收剑,冰雨闪烁几下,幽蓝的冰晶纷纷剥落。黄少天提着白骨森森的剑柄,四处望望。经过这一仗后街道上一片狼籍,夜色已深,肮脏的尸骸到处都是。他扶扶耳麦,听到里面说:“后勤组去加固封口,四组进行检查。”

“啊啊啊好烦,怎么又到了扫垃圾的时候……”

空气中言灵的波动散去,黄少天转身,看见街角处显出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身影。喻文州一手挽着风衣,另一手用力甩掉匕首上的黑血,抬起头笑了笑,侧头对耳麦说:“蓝雨的前进,去入口加固完就可以收工了,我请夜宵。”

黄少天急急把剑一插:“快点弄完我再请份五花!!!”


  19 4
评论(4)
热度(19)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