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方王】先知

 

 

联盟高层一向喜欢聚会,而且还是那种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场合一凑够人就开始摆开架势的聚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时间还是分的。一般三百天一次,差不多每年都有一次,或者两次。至于地点,负责人们会聚在一起没什么兴趣地摇遍骰子,哪家点数大就到哪家地盘。这个方法导致了一个结果,那就是B市的微草据说老是会不幸摇中——他们队长摇点99的手气可不是盖的。

王杰希坐在桌旁,叠起双腿摇晃着高脚杯。虽然脸上没什么表示,但显然举办宴会并不是让他感到愉快的事,不然也就不用摇点了。说是聚会,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创始者突发奇想,怀着好奇或不怀好意地发起的。一群人立场不同种族不同关注的球队还不同,能聚在一起也是不可思议,而且状况百出几乎没什么好事。他们不远万里聚过来,真正的目的可能其实是想尽办法给对方找碴儿。

聚会嘛,大不了之后说一句那天我喝糊涂了真是不好意思——就完了。

历届的事也不少。比如说上一次是去年聚会时齐心协力往江波涛身上泼了一通黄油汁;再上一次则是试图灌倒霸图的老大韩文清,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事,前者还被枪王耿耿于怀了很久。王杰希想起这些,头又开始痛了起来。他现在就处于混乱的现场,房间基本还保持完整但不少人已经有点疯了起来。比如说苏沐橙瞪着戴妍琦,杏瞳眯成了一条缝,几乎马上就要打起来。一边的方锐还不嫌事儿大,两边看了一眼开始甜言蜜语地煽风点火。幸好这时门铃的声音传来,救他于水火之中。王杰希松了口气,得以站起来心安理得地离开餐桌,穿过一条走廊去开门。他打开门锁的时候冷风呼啸着从门缝中切入,外面站着方士谦,冲他笑了一下:“好久不见了,要糖还是要捣乱?”

王杰希愣了一下,把背后的门关上,站在台阶上打量了一下方士谦:“你怎么来了,不会真的来要糖吧。”

今天是万圣节,这点两人当然都不会忘,不然方士谦也不用说那句经典用语了。这个时候B市已经入冬,方士谦穿了件羊毡大衣两手空空,王杰希却莫名地觉得他应该提一个南瓜灯才更加应景。方士谦倒像是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笑笑道:“最近比较忙,抽空才过来这边。”

王杰希还是抱有一点警惕:“有什么事吗?”

“看看小队长啊。”方士谦说。“不然呢?”

 

方士谦退出联盟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谁也说不清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联盟下了决议。当时他消失前也没有什么告别,在王杰希的印象里就是微草的一个位置突然就空了,然后换上了新人。

方士谦之前虽然只热衷于后勤,但仍然是一个给人感觉非常强势的人。至于到底强势在哪里,也没人说得出来,因为无论怎样看,他都像是在联盟的管理下已经被磨得圆滑的人,找不出棱角。

但不少人也清楚,这是错觉。

不然就不会在之后又发现了他的影子。

 

 

北风刮得凛冽,寒意顺着袖口密密地刺入皮肤。王杰希被吹了好一会儿才发觉自己穿的实在有点少,房间里气温很高毫无冷意,而现在他的手指已经冻得毫无知觉。可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法回去,要是还带着方士谦那他明天就得做好被踢出联盟的准备。不过他还是说:“去走走?”

“没事,不用了,我很快就走。”方士谦善解人意地说。说实话他也觉得有点冷,他已经很久没来过B市了,一时对这里干冷的气候还不太适应。两人沉默了一下,方士谦又说:“今年聚会又在这里啊?”

“是。”王杰希有点郁闷地点了点头。

在没退出联盟之前方士谦其实对聚会喜闻乐见,每次黑过的人数简直深不可测。王杰希坐在旁边都能感受到那仇恨值一路飙升,偏偏方士谦看起来又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无辜的表情装的炉火纯青。方士谦还觉得有点怀恋:“这次情况怎么样?有谁来啊。”

王杰希想了想:“还是那些,祸害的一个没少。不过新人也多了。”

方士谦有点不可思议:“叶秋呢,不会还在吧?”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啧啧,联盟最大的祸害。”方士谦说。

话说完他又顿了一下,察觉到这话里含的意味。王杰希目光深沉,与他对视了一眼后移开了目光。方士谦叹了一口气,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着。他吐了口烟,说道:“过来看了你,都忘了我都离开联盟了。”

王杰希在那一瞬间条件反射地想去掐了烟,但那股冲动又被生生抑制下来。也许在之前他还能这样做,不过现在隔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生成了,肆无忌惮早已不可能。他们也曾经好过一段时间,但早在当初方士谦走时他就应该有这种觉悟,却一直都没能实现,才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两人都有的软弱。

方士谦低着头,眼神有些复杂。

 

当初联盟给他下的决议就像是死亡通知书,苛刻地规定好了每分每秒,让他按照轨道行走。几乎每一个离去的人都是被严酷地剔出,方士谦觉得这就是不可理喻。他向来不习惯于屈服,在微草的时候曾经一度与微草走上巅峰,被剔除毫无道理。但即便这样决议最终还是被强制执行,他就离开了。

之后方士谦就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狠狠刺痛联盟。

他开始与联盟敌对了。

然而真正的还未完成的事仍然存在,情感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地放下微草,割舍一切。与其说是敌对,在面对微草时更像是逃避。

 

 

王杰希看了一眼表:“等会儿我就要回去了。最近怎么样?”

方士谦掐灭烟,呼了口气。“还好吧。微草的任务还多吗?”

“相当多。”王杰希回忆了一下。“前几天都还忙着执行,联盟里的任务整体都多。聚会的时候他们都在发泄,估计我回去的时候都会一团乱了。”他不怎么高兴地摇摇头,“微草的几个尤其是。”

“管太多了你。”方士谦笑笑说,“我想他们看你出来都会觉得怪吧。”

说完又补充道,“他们知道我在这儿吧。”

“也许。”王杰希说。“你不是来捣乱的吧?”

“你想我捣乱?”方士谦说。

王杰希挑了挑眉。

方士谦接着说:“不捣乱的话,至少要发点糖吧。”

王杰希心知肚明是哪种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去拥抱了一下方士谦,心想这可不像是自己的风格。放开方士谦时王杰希还顺手往对方的衣兜里塞了一把硬糖,自己觉得好玩:“够了吧。”

方士谦衡量了一下:“还行。”

 

方士谦剥开糖纸,王杰希站在门口看着他说:“我走了。”

方士谦点点头,挥了下手后转身顺着街道走了下去。王杰希注视着那个背影,心里清楚他不会无缘无故就能找到这里,事情肯定会有但最终执行时还是心理的问题。当初方士谦离开联盟也不是没有原因,他太容易被影响,坚持下来若没有坚硬的壁垒也很难。

但王杰希却一直留在了联盟里。

他微微眯起眼睛,冷硬的金属在低温下似乎能轻易将皮肤冻住,随后震荡产生,风停了一瞬,空气中的灰尘飘飘荡荡地落下又浮起,瞬间又被吹走。

王杰希放下手,侧头对衣领边的微型机械说:“project one,执行完成。执行人,王杰希。”

他几乎微不可觉地点了头,转身拉开门时温暖的气体抚来,在寒冷干燥的脸颊上擦过。

 

 

 

之前在离开房间时,所有人都静了一下。叶修笑得淡然地对他说:“启动project one,预定目标设置。”

“任务:清理,状态可查询。”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了哈哈哈哈啊哈  [狂喜乱舞.gif

不愧我昨天赶了一天作业啊哈哈哈哈哈。

设定改了又改,最后我看了看文,说,说好的万圣节设定呢,死哪儿去了。

 

 

 

  7 1
评论(1)
热度(7)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