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喻黄】山不在高

 

山间刚下了一点雨,空气里带着些粘稠的潮湿感,毛茸茸的苔藓一踩就会汪出水来。卢瀚文顶着一片蒲叶踢踢踏踏地跑在路上,朝远处大喊一声:“黄少!你在不在?!“

”在——!“黄少天远远地应了一声,转过头来继续打牌,“六六六,老K老K,三带二。”

他坐在一棵长满羽毛般鳞叶的高大杉树下面,郑轩蹲在对面突出地面的树根上,一脸的苦大仇深:“不出。”

黄少天把最后一张牌甩到面前的青石上,得意地笑道:“红桃四。哈哈哈我又赢了郑轩你能不能给力点啊,来来输了就再贴。”

他虚握了下手,从手心里翻出一片树叶来“啪”地按在郑轩的脑门上,郑轩稍微翻了个白眼。卢瀚文这时终于从树林里一头冲出来,小跑过来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又立刻跳起来叫道:“哇哇这里怎么有水啊,我衣服都湿了啊啊啊白白撑着叶子过来了……”

卢翰文拍了拍腿,小心地把那片蒲葵叶放在地上。黄少天看了一眼说:“小卢你不要坐那边啊有水的知道吗,坐过来一点。”他把扑克牌叠成一堆,看向郑轩:“还玩不玩?让我想想啊,再玩的话输的那一方就改脱衣服怎么样啊……”

“不玩了。”郑轩被贴了满脸的叶子,表情悲愤,“再玩下去我就输得不用见人了。”

卢瀚文挤过来坐着,认真地对郑轩说:“前辈你脸上有好多叶子哦,你怎么可以一直输给黄少呢?”

郑轩说:“不知道啊,你这么说我真心压力山大。”

郑轩摸了摸脸,一片叶子摇摇晃晃地掉了下来。他从地上爬起来说:“我还有事要做啊,先走了没事吧。”

郑轩咕哝着压力山大,滚作一只果子狸踩着落叶跑远了。卢瀚文拾起一片叶子喊道:“郑轩前辈你的叶子掉了!!“

郑轩:“不要了——压力山大!“

黄少天:“喂喂他不要的了,快把叶子给我。”

“为什么郑轩前辈老是说压力山大呢?”卢瀚文问道。

“其实呢小卢,”黄少天边收牌边说,“你也知道他是一只果子狸啦,听名字就知道他喜欢吃水果是不是?所以说他讲的压力山大就是鸭梨山大啊,水果里面的那个鸭梨,意思就是他想要一个像山那么大的鸭梨,以后都不用储口粮了……”

郑轩:“黄少我听见了——!!“

卢瀚文说:“黄少你说的是真的吗,骗人是不对的哦。”

“谁骗你了?”黄少天反问道,“我可是这座山上最良心的。”

“还是话最多的吗,前辈?”卢瀚文说。

黄少天语重心长地说:“小卢啊,你也知道我活了那么久,几乎没什么人来跟我说话的啦。我自己多说一点至少可以自娱自乐一下不是吗?”

“哦……”卢瀚文应了一声,坐在树根上晃着两条腿想了想,忽然蹦起来绕着杉树转了两圈,有点失望地说:“唉,这里面的水没有变多啊……”

杉树的根部有些腐烂,从里面向外形成了一个有开口的树洞,整棵树的下半部分几乎是中空的,从开口处抽出了几枝柔嫩的芽把树洞遮住了小半。卢瀚文拨开树叶探头朝里面张望了一下,树洞里面积了一尺余深的水,少许阳光从开口处照进来透过水面,清澈得仿若无物。

“都说了那不是水了瀚文!“黄少天叫道,冲过去一把把卢瀚文拖回来,卢瀚文挣扎着拔除了几根草试图减缓速度:“黄少你干什么哇!我就看一下不行吗你怎么那么宝贝啊……”

黄少天瞪着他:“坐下。”

卢瀚文乖乖坐下了:“黄少你好小气哦……”

“那点水我花了好长时间好不容易才积起来的啊,”黄少天回想着说,“想当年你还没长出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把修为凝聚成水了,到现在才这么多。”他用手比了个量,“很珍贵的啊,乱动的话我会折寿的知道不?”

“哦,黄少你是不是活了很久啊?”卢瀚文说。

“是啊,这座山出现时我就在这儿了。”黄少天说,“比你老多了小鬼。”

他坐在大地上,背后的杉树直拔而上耸入云天,枝叶舒展遮天蔽日。卢瀚文保持着“哦”的嘴形停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你积着水干什么用啊?”

黄少天说:“用处可多了啊哈哈,活血化瘀包治百病,我跟你说如果哪天你死了我把你扔进去就能变活……喂都说不要动了!“ 

“真的吗?”卢瀚文眨了眨眼睛,有点疑惑地问道:“可我刚刚怎么在水里看到了一条蓝色的鱼?”

黄少天愣了一下:“不会吧有鱼?那条鱼长什么样子?”

“宝蓝色的,鳞片好像带金光的样子。”卢瀚文说着又往树洞里看了一眼,“咦怎么有看不到了,眼花了吗……”

“应该不会吧。”黄少天自语道,“记得以前也听人说过有看到一条蓝色的鱼来着,那还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卢瀚文:“什么什么?什么时候?”

黄少天沉思道:“好久以前跟微草打架的时候,老是有人看见蓝色的鱼。每次我都跑过去想看结果一次都没见着,当时还以为他们在玩我呢,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还真的有。”

“啊我听你说过!“卢瀚文说,”当时你们打的时候是不是山神还在的?“

“没错那家伙当时还经常出现。”黄少天说,“我和他也算比较熟了,当时我们一堆人去微草的时候他还跟去看热闹,只是看热闹啊那货其实真心不靠谱还精通厚黑学……”

“好可惜。”卢瀚文叹气道,“我都没有见过他哎。”

“后来他受了天谴,其实就是被雷劈了啊,然后就躲起来休养了。”黄少天说。

“为什么啊?”卢瀚文大声说道。

“这个不能告诉你,这可是蓝雨的机密。”黄少天说。

卢瀚文扁了扁嘴,不高兴地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说:“黄少你欺负人!有本事和我PK啊,如果我赢了你就告诉我!“

黄少天摇头道:“不干不干,你赢了我也不能说,要是你知道了的话小心哪天山神出来把我们俩都咔嚓了……记住哦你要是想PK的话以后就到微草去,怎么打都可以。”

卢瀚文:“啊?”

“反正都跟微草打了那么久,再打几次也没什么关系啦那群中草药……”黄少天说,“其实要PK的话你今天也可以去啊,正好还看见了蓝鱼说不定会有好运哦,比如说也许能十连胜也不一定。”

卢瀚文有点晕晕的,这导致他没能抓住重点:“是吗PK会一直赢?”

黄少天:“说不定哦你看我们以前打架不就赢了吗……”

“噢噢噢!“卢瀚文立刻兴奋起来,“前辈我想去微草和另一位前辈PK!“

“去去去,”黄少天坏坏地笑,“记得去了要说你好走的时候还要说再见,他们怎么生气你都要微笑哦一定要礼貌!“

”知道啦!“卢瀚文大声说着,捡起蒲葵叶抖掉上面圆润的水珠,扛在头顶像箭一样窜了出去,沿途灵巧地避开积满水的草地。“黄少我走了啊!”

“早去早回!“黄少天说。

很快卢瀚文就消失在树林深处。黄少天盯着那个方向看了一会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哎这牌不是郑轩的吗,刚刚忘记还给他了他自己怎么都没想起来要拿……”

他走到杉树底部的树洞旁,朝里面看了一眼。里面的那汪水里正有一尾细长的蓝鱼在游动,细密的鳞片反射出层层的蓝金色光芒,引得水中光影迷乱。蓝鱼仿佛凭空在空中游动似的一摆,一下子又藏回了阴影中,蓝金色一闪而过。黄少天看了看这条鱼,说道:“怎么,决定出山了吗? 还故意让小卢看见,什么意思啊小卢说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吓得心脏停跳。”

蓝鱼在水中呆呆地游了几下,忽然灵巧地一个摆尾,化作烟尘消失了。黄少天撑着头对着树洞坐着,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反正迟早是要出来的,让他看见了也无妨。”

黄少天转过头看向这座山的山神大人,挑了挑眉:“是吗?那下次见到小卢我就跟他说,山神是因为跟一只树妖有了感情而被雷劈,躲去休养的时候还不时变成一条蓝鱼三番四次来到处捣乱怎么样,文州?”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后,微微笑道:“你就不怕他想到是你?”

“想到就想到!“黄少天说着,原本强硬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好吧其实你也一直护着我们的我也知道,还经常弄场雨来下,不过雨多了点……“

“我也差不多要出来了嘛。”喻文州说,“大家还是需要一个山神的。”他走了几步,皱眉道:“水好像是多了一点……”

“你才知道啊,我都快被淹死了。”黄少天抱怨道,“你以后不要老是突然玩失踪好吗,这次又好久没出来,留下一群无依无靠的人很不道德好吗?”

“我看你也很有威信啊,不是吗?”喻文州说。

“喂喂你什么意思?”黄少天警惕道,“别想不出来啊我警告你,再不出来我就丢下你不管了,这座山我也不管了我就安静地做棵树每天望天好了……”

“你不管的话,那就我来好了。”

山神亲了亲他的小树妖,笑着说。

 

 

End.

  31 1
评论(1)
热度(31)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