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索克萨尔X夜雨声烦】NAITYA

题目又为永恒与非永恒。

原著向。

——————

 

 

000

石可定基业,剑锋斩荆棘。

 

001
夜雨声烦第一次遇见索克萨尔的时候,他还没有光剑冰雨。当时地图上刷新出一个野图BOSS,都说谁见了BOSS不动心,夜雨声烦扛着刚刷出来的重剑一路狂奔过去,然后在看见BOSS之前就看到了一群人。
擦,蓝溪阁的。
夜雨声烦远远地望了一眼,小跑一段再一个翻滚,躲进了树丛里。人群里的一个术士朝这边的方向看了看,轻飘飘地扔过来一个法术。
“那边有个家伙碍事,杀了他。”术士说。
夜雨声烦愤怒地从树丛中跃出,重剑斩下:“靠靠靠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是吧,我今天偏要抢了这个boss气死你们……”他一边喷垃圾话一边干脆利落地打出一套连击,然后转身拔腿就跑。
这时候一个六星光牢套到了他身上。

 

002
卧槽,今天的负重太大了,跑不快。
夜雨声烦在被群殴致死的时候,悲愤地想着。
他躺在地上当尸体,随便抓紧时间在复活之前看清了术士头上顶着的名字。
行啊,你等着被杀成白吧。

 

003
术士的名字叫索克萨尔。

 

004
后来夜雨声烦换了个负重最轻的光剑当武器,每天形如鬼魅般在一区飘荡,专门做boss杀手。剑客后来变成了剑圣,每个混过一区的人在看比赛时都会忍不住想起他当初抢boss时,那一抹冷冽的剑光和源源不断的垃圾话。
他也抢蓝溪阁的boss,每次穿一身加敏捷的装备,杀完boss就跑,跑得比所有人都快,一路绝尘而去。

 

005
不过总是会在后来被蓝溪阁杀回去,索克萨尔就站在一旁气闲神定地开大招。夜雨声烦非常坚定地从头到尾都在喷垃圾话,文字泡随着招式一起飞出。被杀掉之后他继续刷世界,在世界频道上痛骂蓝溪阁和那个不要脸的术士。
大部分时候他都会被蓝溪阁嘲笑一番,再被满世界追杀,不过这次倒是有人出来喊话。
【世界】【索克萨尔】:骂什么骂,有本事出来单挑。
夜雨声烦握着剑,很阴险地笑笑。
单挑就单挑。

 

006
单挑的确发生了,不过它结束得很快。
是挺快的。

 

007
夜雨声烦在地上躺尸,索克萨尔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苍白的脸庞大半都藏在兜帽的阴影中,只露出一小截尖下巴。他扶着死亡之手淡定地说:“输了吧,小家伙。”
当时死人还能说话,所以夜雨声烦的头上还在不断地冒起一个又一个文字泡,好像鱼在拼命地吐泡泡。索克萨尔没有去看文字泡,只是低头注视着他。
“要不要加入我们蓝溪阁?”

 

008
夜雨声烦:不不不你别想。
索克萨尔:真的不加?
夜雨声烦:靠你们杀了我那么多次还让我加你们公会我又不是傻B,我告诉你们就别想了那根本不可能知道吗?我是剑客又不是贱客干吗要自己犯贱你就省省吧。
索克萨尔:好吧,那就算了。
术士转身离开,长袍在地上拖出一条沉默的痕迹。
夜雨声烦复活之后提着剑立在原地,心里居然有了那么一点愧疚的感觉。
他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掉了。

 

009
第二天,夜雨声烦被几个人围堵,最后被守在复活点轮了个透心凉。
术士也在那几个人之中,他提着法杖温温和和、带着笑容说:“真的不加我们蓝溪阁吗?奖励很丰厚的哦。”
夜雨声烦躺在地上,什么都不想说。

 

010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有原则的剑客。
说不加就不加!说加就加!

 

011
于是夜雨声烦最后还是被收入了组织。索克萨尔显得对他很有兴趣,经常隔三差五就找他打一场。夜雨声烦也是个热爱PK的人,于是两人一对上,二话不说就开打。
很多人都曾经或多或少地见识过神级角色,以及关于他们的故事,其中流传荣耀圈已久的一件就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PK。这两个在比赛场上PK的纪录简直屈指可数,但混网游的那段时间打的还是不少,蓝溪阁的人围观的次数也不少,以至于后来一开好竞技场就有人开始兜售饮料泡面火腿肠,回红回蓝加体力。
最开始还是夜雨声烦单方面被节奏压制到死,之后剑光开始析出,他开始冷静地挥动剑锋,斩开所阻挡的一切,最终走到了与索克萨尔相持平的位置。
挺厉害的嘛,术士说。
无聊无聊,老是PK烦死了。剑客嚷嚷道,我们去打个boss吧。
一拍即合。

 

012
当时他们还不是熟悉的搭档,所谓配合的程度也不过是组个队,互相接应一下而已。
索克萨尔在内圈淡然自若地指挥众人,各种招式都放出来轮流朝boss招呼,一时间热闹非凡鸡飞狗跳。
夜雨声烦就在外围带了一个小队,气势汹汹地把所有想抢boss的人都砍回去,只能说横尸遍野四处骂街。

 

013
打完之后物品掉落了一地,索克萨尔站在树荫下看着众人一拥而上,夜雨声烦坐在他头顶的树上,用剑在树叶上划拉来划拉去。他在树叶上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烦”字,自己看了一眼后评价道:“刻得不错。”
树叶飘下来,索克萨尔在空中接住它看了一眼,自己笑了笑。他丢下树叶,忽然说:“我今天带了一把剑给你。”
夜雨声烦盯着他,然后从树上一跃而下。剑客接过术士手中崭新的利剑,低头把剑从鞘中拔出。
出鞘之剑,冷光乍起。
虚拟的阳光自树顶而下,在碰撞到剑锋的那刻猛然凝成了冰蓝的霜。夜雨声烦随手挥了几下剑,笑道:“不错不错,很好。”
他轻巧地挑起剑锋,其实一瞬间凌厉起来,起手,拔刀斩!铺天盖地的剑光迸出,凛冽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华丽的光影无比流畅地连接,斩断地上的光斑,切开了扑面而来的风。直到击出最后一式,他才扭身收招,把剑和光重新收入了鞘中。
术士仍然立在原地,衣角被微微吹起。
“怎么样?”他问道。
“这剑不错,”剑客说,“送我吗?”

 

014
剑客给自己的剑起名叫冰雨,作为交换他加入了术士的队伍,从此让剑光在赛场上铺开。
术士给了剑客一把新的剑,也给了自己一支新的法杖。法杖的名字是“灭神的诅咒”,是个好名字。
蓝雨也是个好名字。

 

015
“剑与诅咒”终于登上了舞台。
它在过去是伙伴,在现在是队友,在未来是传说。

 

016
夜雨声烦也曾经对术士稍慢的施法速度表示过不满,他抱怨说你怎么像被王不留行洒了冷冻粉一样,老是跑不快。
当时荣耀刚刚开了新等级,所有人都在网游里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王不留行就在不远处,也听得见他说话。魔术师一扫把拍死一个小怪,然后有点无语地望了过来。
靠!夜雨声烦大惊失色。你怎么也在这?

 

017
两厢相对无言,默默无语,一声不吭。
就连平时一向话唠的剑圣此刻也没什么话讲,闷闷地躲在一边戳小怪,戳完之后开始用长篇大论轰炸两人。
主要内容是这样的:今天天气真好,今天天气真好,我们打怪去吧。
然后世界频道滚动起来。

 

018
【世界】【风城烟雨】:神之领域XX野图boss刷新速来,坐标1024,4295。
【世界】【沐雨橙风】:哎,被爆了啊。
【世界】【夜雨声烦】:哈哈哈我看到了果然我说话灵验阿等着放手让我来!!
【世界】【一叶之秋】:啧,不厚道死全家。
【世界】【风景杀】:楚姐,你……
【世界】【风城烟雨】:好久没见,大家都来拉拉家常XD
【世界】【王不留行】:都去吧。
【世界】【夜雨声烦】:已到哈哈哈来站!
【世界】【索克萨尔】:已去(笑

 

019
在消息刷出的第一时间,剑客就已经开了疾跑迅速跑远了。术士看了看一边的魔道学者:“要一起去吗?”
“可以。”王不留行想了想,答应了。看现在的情况估计现场已经一片混乱了,他们也只能去看看热闹而已。boss肯定是杀不到的,再叫自己的队伍过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夜雨声烦已经跑得没影了,只有文字泡还时隐时现。

 

020
赶到坐标的时候人已经多得看不见boss了,有普通玩家也有神级角色。有几个赶来的大神干脆放弃了努力,挤在一边嗑瓜子聊天。夜雨声烦直接出动了冰雨,劈开一条路敏捷地从人群中钻了过去:“抱歉抱歉,毋该啦借过借过……一叶之秋!叶秋叶秋叶秋我知道你在这里别跑给我出来我们来单挑!”
一叶之秋一听到声音就开始跑,一边挥舞着战矛继续拉住boss一边头疼道:“你居然还真来,不怕被雷劈啊。”
“我就来了不行吗?最近闲得很,正好拿你练练手。”剑客叫道,“站住别跑!”
“忙呢,没空。”
“靠靠靠有种别跑我们来一场啊!”
夜雨声烦在喷垃圾话的同时抓住空当冷静地落刃,一叶之秋不得已转过身来,乌黑的战矛却邪横扫抵挡住剑锋。

 

021
战意在空气中剧烈地碰撞。

 

022
索克萨尔在外围张望了一下里面打成一团的两人,又看了看越跑越远的boss,终于决定彻底放弃去打野图boss的打算。他稍微思索了一下要不要加入战局,这时沐雨橙风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夜雨烦烦,你打叶秋的话我可是会轰你的哦!”
看来野图boss是已经被嘉王朝拿下了,沐雨橙风灵巧地跃上一个制高点,重火力毫无保留地倾泻而下。夜雨声烦显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靠沐橙妹子你干什么,居然二打一啊有没有良心!”
术士终于动了。他挥动法杖,黑色的光芒于其上凝起。
2V2。

 

023
场面一时间胶着了起来。
一直站在一旁围观的王不留行看了看局势,暗中对其中一方进行了火力支援。他发了一个星星射线出去,一叶之秋显然察觉到他的动作,一个闪避快速地躲开。“喂喂,那边那个魔道学者动什么动啊!”
王不留行面无表情。
“说的就是你王大眼,作为观众敬业点行不。”一叶之秋说。
王不留行眯了眯眼睛,干脆跨上扫把腾空而起,直接飞了过去扫把一扫,斗篷带起了一阵风。
3V2。

 

024
三人集火,一人挂。
打完之后夜雨声烦踩了两脚一叶之秋的尸体,还很愉快地合影留念。沐雨橙风黑着脸一炮轰过去。
“爽。”夜雨声烦感慨,“杀了个大boss,很开心很开心。”

 

025
周围的群众泪流满面地拜大神。
沾点仙气。

 

026
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于战后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两人随便聊了聊天,然后王不留行说:“马上就要到下个赛季了啊。”
“是啊,”索克萨尔说,“快要打比赛了。”
“希望这个赛季成绩能保持住。”
“那就是再拿一个冠军的目标了。”
“哈哈。”王不留行笑了笑,“比赛场见。”
“比赛场上见。”索克萨尔微笑着说。

 

027
再一次碰面已经是在决赛的赛场上,蓝雨果断对微草队长进行了集火,而微草也转而将矛头对准了蓝雨的战术中心。魔术师曾一度以诡异多变的打法突破包围圈,但夜雨声烦忽然从暗中出现,手中的冰雨以刁钻的角度刺出!剑定天下!落英式!
他如幽灵般紧贴在王不留行的身边发挥出极致的速度,硬是在牧师赶到之前生生把对手杀出了场。打完之后他的血线也已经岌岌可危,又被守护天使的回复术拉起后迅速地隐入场景中。
“冠军是我们蓝雨的。”
这样的信念无比地坚定。

 

028
比赛仍在继续。
然后,胜负定下。

 

029
“荣耀!”

 

030
欢呼。掌声。笑容。泪水。
拥抱。握手。
这个夏天属于蓝雨。

 

031
得了冠军的众人晚上在游戏里找了个角落庆祝,几个人都把自己背包里的烟花贡献出来,夜雨声烦蹲在烟花堆边拿火柴点。
由于担心一次性点完的话会被炸上天,他还是决定慢吞吞地一个一个点。火花冒出来之后烟花咻地一声冲上半空,在黑夜里炸出绚烂的光影。声音直到烟花炸开之后才延迟地传到耳边,发出嘭的一声。夜雨声烦转头对索克萨尔说:“像不像在过年啊。”
“比过年还开心吧?”索克萨尔说。
“是是是,”夜雨声烦说,“和你一起拿了冠军,特别开心开心。”
世界频道上蓝溪阁的人开始大肆刷屏庆祝,中草堂夹杂在其中愤愤地骂着。剑客目光认真地看着术士,眼底映着烟火的光与影,好似流金。
他忽然大笑着扑上去,术士一个没接稳,结果两个人都滚在了地上。

 

032
场面一度失控,狂喜的人们似乎兴奋地过了头,到最后索克萨尔好不容易才从叠人堆的最底下爬出来,理了理长袍,又开始无奈地理出长发里的叶子。勉强逃出的夜雨声烦也没好到哪里去,站在地上蹦了蹦试图把自己整理得好一点,又过来帮索克萨尔挑叶子。剑圣专注于手头上的工作,直到最后终于打理好一切之后才松了口气:“终于好了累死我了,我说你们今天怎么这么疯啊是不是没吃药,不要放弃治疗!”
根本没人听,烟花炸开的声音把一切都盖了过去。夜雨声烦叉着腰长出一口气,然后扭头在术士的脸上叭叽亲了一口。
术士稍微有些震惊。
“怎么,我今天开心想庆祝想让队长发奖励不行吗?”夜雨声烦说,“队——长?”
“要继续治疗啊。”索克萨尔的眼里带着笑意。
“我又没说我有吃过药。”剑圣笑得狡黠。

 

033
烟花仍在盛开,短暂,却美得让人不舍得放开。
幸好存货还很多。
时间还很长。

 

034
后来蓝雨战队一直稳立在季后赛,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也一直并肩站在荣耀的赛场上。他们背后的操纵者在更替,装备在变换,可自身的名字和所代表的东西却一直没变。
夜雨声烦还是那么犀利。
索克萨尔还是那么心黑。

 

035
他们顽强地立于时间的洪流中。
似乎永远不会被掩盖。

 

036
可是,总会有可是。

 

037
游戏里几个玩家在闲闲地打小怪做任务,然后他们就看见一个人顶着如雷贯耳的角色名从一边跑了过去。
“哇啊啊!!是夜雨声烦啊!!!”
愣了几秒之后,几个人发出一声惨叫。

 

038
事实上上线的人远远不止夜雨声烦,今晚游戏里的阵容简直堪比全明星。许多人在一连捕获多个大神之后兴奋得要犯心脏病,因此游戏里忽然出现了一种现象,叫做“站着不动不是掉线而是滚到地板上去了”。
除了开新等级以外,大神们很少一次性出现。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039
因为荣耀要下线了。

 

040
夜雨声烦在地图上转悠了几圈,然后找出消息栏开始发消息:“人呢人呢都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一个都没见着?”
很快有人回复:“都在大本营这边,速来。”

 

041
夜雨声烦跑到主城底下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喊他,他抬头一看,发现索克萨尔扶着灭神的诅咒在在城墙上低头看他,周围挤着一圈蓝雨的人。他心想这是什么情况,然后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能上来吗?
夜雨声烦瞪着这条消息。
【夜雨声烦】:好的当然可以我马上就上去马上!
他甩了甩手,握紧自己的剑。其实系统设定中本来是没有通向城墙顶上的路的,不过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并不算是一件很难的事。夜雨声烦抬头看了看城墙的高度,猛地一蹬地朝上一跃,在墙上借力继续向上冲去,又反手把一把短剑插在墙上,踏着剑柄上跳。
剑圣的身影映在半空,像猎豹般柔韧。

 

042
蓝雨的人都趴在城墙上往下看,十几双眼睛一眨都不眨。
底下也聚了一团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这朝上看,嘴巴张得能塞下鸡蛋。
还有人喜滋滋地录了像。

 

043
最后夜雨声烦爬上了城墙,马上就被众人扯过去摆poss拍照。一帮人热热闹闹地折腾了半天,最后还排成一排拍了合照。排队形花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各种搞怪各种猎奇,结果好不容易拍了一张正常一点的才算结束。
夕阳照在云层上,长长的影子被拖在地上,光影晃动。
众人围过去看照片,然后纷纷吐槽太文艺。

 

044
磨蹭太久的后果就是墙底下一堆人都在守着大神等,真是压力山大。夜雨声烦皱着眉抱怨道:“这么多人我觉得下去之后肯定会被挤死的的阿,一人踩一脚的话我都稳挂。”
“要不从另一边下吧?”索克萨尔建议道。
于是众人悄悄地从城墙的另一边翻下去了,留下了一堆围观群众。

 

045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夜雨声烦盯着地上,一直非常幼稚地去踩同伴的影子,走得歪歪斜斜。
“去逛一逛吧。”他忽然说。

 

046
两人沿着地图慢慢地往前走,穿过那些不知道去过多少次的地方,踩上别人曾经踩过的脚印和小路。说实话,其实这些地方他早就走烂了,闭着眼睛都认得路,也没什么好逛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夜雨声烦却觉得意义重大,每一秒都肃穆。他身边站着自己最熟悉的伙伴,他们并肩在赛场上站了那么多年,对彼此的熟悉已深入骨髓,相伴就像呼吸办自然,也不可缺少。
“哎,你说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夜雨声烦说,“我们会变成回收站里的垃圾吗?”
“也许吧,有点难想象。”索克萨尔说。
荣耀只是一款游戏,而他们只是游戏里的人物。游戏终会式微,不管它曾经多么风靡一时,最终也会归于尘土。

 

047
就像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后一切都会消失。

 

048
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陆陆续续开始有玩家下线了,系统公告刷了一遍又一遍。夜雨声烦低头看着脚尖:“那什么……卧槽啊总觉得说不出口怎么办简直太耻……”他捂脸。
索克萨尔噗嗤一声笑出来:“不说就算了,我知道的。”
“喂!!!”夜雨声烦怒了。
“这下彻底说不出来了好吗靠!!”

 

049
“那还有最后……”索克萨尔说。
“爱过。”夜雨声烦说。
“……”

 

050
他们继续往前走去,走向位于前方的虚无。

 

051
虚拟的世界分崩离析,如潮水般退去后只留下空洞苍白的现实。

 

052
我心中的话语如你所想。
感谢一路以来彼此的陪伴和同行。
有幸遇见你。

 

053
荣耀是一款游戏,却又含着比游戏更为广的意义。因为曾经有无数人,在其中走过属于自己的岁月。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有一个时代叫荣耀。”

 

054
有一个战队叫蓝雨。

 

055
有两个人。

 

056
夜雨声烦,
和索克萨尔。

 

057
剑与诅咒。

 

058
于某个时刻,回忆的潮水也许会再次卷起。

 

059
“这个人将会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
“而他将成为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

 


End.

 

  38
评论
热度(38)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