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高手】微草魔法帽茶话会

全职高手同人,架空,无CP向,一个改编自《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片段。

 

其实我是来摸鱼的你信吗?

表达一下自己对大眼儿含蓄的爱。【只是我爱的不明显而已。【苏苏苏苏苏!!!!!!

看完了,就跟我说点什么呗。我好寂寞啊。

————————

 

王杰希摘下自己一直戴在头上的尖顶帽,把帽子放在长桌上。他坐在长桌的一头,铺上洁白桌布的桌子左边坐的是高英杰,身边坐着有点拘谨的乔一帆,刘小别远远地坐在另一边听耳机。这次来到仙境的人刚刚从这里离开,他们有了时间可以休息一下,稍微活动活动。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闲下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比如说互相联络一下感情、或是其他什么。

乔一帆觉得不太自在。他自从加入兴欣之后就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微草的茶话会了,不免有些陌生,这种感觉直到王杰希在每个人面前的茶杯里倒上一杯货真价实的英格兰红茶时才稍微好了一点儿。然后叶修突然从空气中冒了出来,他变回了人形,带着一脸嘲讽的笑容坐在了椅子上:“大眼儿,给哥也来一杯呗。”

王杰希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桌上的茶壶动了起来,晃晃悠悠地飘过去给叶修倒了一杯红茶。他戴着单片眼镜,倒完茶之后就专注地翻着手里的每日资讯。叶修吹着气啜了一口茶,悠悠地说:“这次来体验生活的人真是可怕啊,虽然是个妹子,但简直是特别暴力,我差点就没回来。“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你惹她了?“

“也许吧。“叶修若有所思,“可能是我出现的时候时间不太对,她直接一拳就上来了。”

虽说她之后一直在拼命道歉,但也没能好到哪去,哥拳头都挨了。以后一定要叫负责人列一份黑名单出来,避免出现生命危险……叶修在心里说。

自从叫爱丽丝的小女孩离开仙境之后,所有人就一直无所事事闲得发慌。毕竟作为一个童话总要有主角的是吧?后来他们地区的负责人考虑了一下,就开了一个旅游的计划。从此就时不时有一位体验者进来感受一下氛围,然后大家也就配合地演一出故事。对他们来说这十分简单,大家都是演技高超的人,而且之后还有奖励和钱可以拿……仙境就再一次热闹了起来。不过旅游嘛,总有意外会发生,比如说这次的意外事件。类似的事多得说不完,像是上次来了一个见到可爱的东西就挪不开窝的人,故事进程整整被拖后了四天;还有一次来了一个奇怪的女孩,每次看到两个同性生物凑到一起就会诡异地笑……

“她到我这里来的时候还好,”王杰希说,“一直乖乖巧巧的,也不说太多话。”

“区别对待啊!“叶修说,“明明看着我还是一脸嫌弃的,怎么看到你就安静了?吓的吧。”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看着叶修。

“我错了大侠。”叶修说。

乔一帆默默地低下头,和身边的高英杰对视了一眼。

暂时所有人都开始专心地喝着茶不说话,但这种安静的局面很快就被打破了。不远处的树丛里开始动了起来,树叶摇摆着接连被风刮起在空中漾出绿色的波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它之下快速移动……然后一大堆文字泡冒了出来。他们都对这种景象熟悉无比,因为这是负责人给予红桃骑士独一无二的配置,原因是骑士曾经在负责人耳边吵了一百六十三分钟。很快骑士的身影就从树丛中出现,黄少天一边继续无声地冒着文字泡一边收起用来砍断树枝的冰雨,稳稳地落在了空地里。

他看了看头顶接连不断出现的文字泡皱了下眉,显然对不能发声感到非常不满。

桌子边已经没有座位了,王杰希观察了一下情况,然后空气中飘来了两把欧式的椅子,一起落在了长桌的一边。叶修好整以暇地放下茶杯,指了指空着的座位:“先坐,喝茶等等吧。”

黄少天坐到了其中一把椅子上,头上还在源源不断地冒着抱怨的文字泡。一个茶杯飘来落到他面前,然后茶壶自动倒上满满一杯、还冒着香气的红茶。黄少天沉默地端起茶杯,对着茶发呆。他很想说话但被禁了音,而且还没有人愿意看他的文字泡。

不过幸好,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人就慢悠悠地出现了。红桃国王没有戴着他的王冠,只是一身便服地走过来,坐到了骑士的旁边。黄少天终于被解开了禁音,一时间整个长桌都被噪音席卷。

“禁语音什么的真是太没有人性了!害得我一离开国王身边三米就没法说话,简直没有人性!想出远门都不行!我不就是多说了一点了吗又没有影响到世界和平人身安全也没有毁灭世界,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我说联盟应该换一个会欣赏别人的负责人来这里……“黄少天有些怨念地碎碎念,“害得我都没法出远门去哪里都得把国王带上我又不是身体残疾有必要吗而且为什么都没有人看我说的话太伤心了……”

“说重点,少天。”国王喻文州温柔地说。

黄少天妥协了:“好吧,其实我们来这里不是来喝茶的虽然这茶很好喝是名茶而且我很想来坐一坐,但我们来其实是有事要做的。今天我一早出门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了一点不对劲,不不不是什么玫瑰树的问题我和国王都没有强迫症,如果是强迫症的话你们应该去看张新杰他去哪里都带着个怀表神经兮兮地看时间担心自己迟到,那才是真正的强迫症好吗?比起那给玫瑰上漆只是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根本不重要……”

“少天。”喻文州温柔地说。

“好吧!“黄少天说,“我们今天发现小卢不见了。”

说完这句之后他的字数限制就快到了,只得悻悻地闭上嘴。喻文州接着说:“我们在蓝雨宫殿附近找了一上午都没找到。翰文是不是到你们这边来了?”

王杰希想了一下:“我上午去别的地方了,没有看到。“

所有人一齐看向了平时和卢翰文关系最密切的刘小别。刘小别还在戴着耳机听音乐,在听到对话后他先是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他好像没有来吧……“

今天喝茶的时候也没在茶杯里看到卢翰文啊。刘小别翻了翻身边几个倒扣过来的空茶杯,然后发现一只小小的睡鼠缩在其中一个茶杯里。他表情古怪地把睡鼠拎出来,小心地放在桌子上。毛有些乱的睡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一众人。

“刘小别前辈?“它说道,“有事吗?”

黄少天严肃地看着它:“翰文,你在这里睡了多久?”

“嗯……不知道。”睡鼠说。它显然还不在状况内。

“你知道我和文州来干什么吗?”黄少天说。

卢翰文继续看着他。

“来找你啊!“黄少天差点掀桌,“翰文啊你想出来玩可以,但是能不能跟我们说一声?”他的表情阴森森的,提起睡鼠笑了一下:“要提前说知道了吗?”

“啊啊啊黄少我错了!!“卢翰文惨叫着从黄少天的魔爪中挣脱,变成一个小男孩飞快地从长桌边跑开,躲到喻文州的椅子后面:“国王救命啊!“

喻文州低头看了他一眼,温和地笑笑:“今天还有事情要做,我们先回蓝雨吧,翰文。“

“好……“卢翰文可怜巴巴地说。

“少天,先走吧。“喻文州对骑士说道。黄少天看着卢翰文:“我们回去PK一下怎么样?”

卢翰文鼓着脸不说话。

三人走远了之后树丛里忽然动了动,冒出了一句话:

“微草的刘小别前辈下次我们再来PK吧!!PKPKPK!!!!!!!!!“

刘小别表示今天也压力很大。

 

在蓝雨众人离开后三分钟,一只白兔揣着怀表准时地出现在长桌旁,一丝不苟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七分满的红茶。它摇摆着自己的长耳,用八口喝完了茶,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块方巾擦了擦自己的三瓣嘴。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开口说话:“叶修,黄少天要我带个口信。“

“哟,老张啊。“叶修懒洋洋地用手撑着头。”带口信?他不是刚走吗,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黄少天说,“张新杰说,“苏沐橙要他告诉你等会儿去白色宫殿找她。”

叶修皱了皱眉:“这么乱?沐橙让我干什么?”

“陪她们去逛街。”张新杰面无表情地说。

叶修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起来。他翻了个白眼:“逛街让老板娘陪她去不就行了嘛,干吗非得拉上我,还要给她们做苦力……”他抱怨着,从腿部开始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很快就整个人消失在了长桌前。空气中还留着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今天估计要累死。”

张新杰又在桌上呆了一会儿,喝了另一杯茶。然后他看了看怀表,在时间到达之前告辞了。桌边只剩下了四个人,高英杰跟乔一帆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过头来看着王杰希:“前辈,我想和一帆去兴欣看一下,可以吗?”

啊,要出去了吗……王杰希在心里想着,说:“去吧。”

“谢谢前辈。”乔一帆腼腆地说。

两个少年坐在桌边又说了几句话,喝完杯中的最后一点茶便离开了。乔一帆看上去很开心,一直笑着低头跟高英杰说着什么,两个人在阳光下慢慢地走远了。剩下刘小别一个人坐在长桌的另一端,低着头还在听耳机,时不时喝一口茶。

王杰希坐在桌边放下茶杯,合上了报纸。他看着长桌上的一团凌乱,微微地叹了口气。

太阳斜在天空的另一边,几朵云被晕上金色和蓝紫色,沉沉地叠在一起。天上从西边到东边依次是金色、灰色、白色、蓝色,一层层慢慢地涂过去,晕染,浸透。

 

桌上被撒上一点点金粉,瓷器上反着光,阳光正好。

 

Fin.

  10 1
评论(1)
热度(10)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