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喻黄】相交线

CP:喻黄

深呼吸……吸气……呼气……吸气……

好的,作者我又活了!!!

架空设定,未来的未来,关于人物什么的我才不剧透呢。想写意识流看来失败了。

如有错误纯属bug都是作者太蠢。

请食用愉快。

————————————

 

录音的音质不太好,就算塞上了耳机声音也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带着些电流急速通行产生的摩擦声,人说话的声音被轻微地拉扯着。有些模糊,但即便如此喻文州还是继续耐心地听了下去,他调大了音量,让每一个夹杂在杂音中的吐字都仿佛重锤一样击打耳膜。

很吵,但他还是继续听了下去。

放在操纵台上的联络器轻轻地传出电流的声音,沙沙沙沙,船舱中安静得几乎听不见声音,只有话语从他的耳机边溢出。电流的微小声音被淹没在耳机中的嘈杂声响中,就像一粒星辰被投于宇宙的黑暗中,消失不见。

“——有一种说法,人的生命就像一条蛇的运动,它一直向前,偶尔和别的蛇交汇,走过别的蛇曾经运动过的轨迹,又在什么地方永远的中断。一条蛇只能知道自己运动到了哪里,不知道即将去到哪里。这个世界就是许许多多蛇的运动交汇,它们不停地向前,在世界上画出轨迹。只有世界的上帝才能够看见所有蛇运动的轨迹,就像密密麻麻的线。”[1]

那是喻文州自己的声音。

飞船在一片虚空中航行,黑暗中仿佛重叠一般的浩瀚星河终于在窗外缓缓展开。

 

“所以说你说我们都是蛇?这种说法真是够恶心的,我简直都能想象到我居住的地方全是一堆奇怪的生物在到处爬。”

黄少天在听了这一长串言论后,忍不住评价道。他抱着手在船舱里转来转去,时不时探过头来看喻文州的航行报告写到了哪里。“你打字太慢了,虽然我没用过这种键盘但我肯定打得比你快。”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真的?”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该转移话题的。”黄少天举双手投降,“其实我不知道蛇是什么,但我觉得我的世界里有一种生物和这种东西很像,可能是直觉吧。”

喻文州写完了航行报告,把屏幕上的页面关掉,然后转过头来:“蛇是一种冷血动物,体表有鳞片,没有脚。大部分人好像都不太喜欢这种生物,因为它看上去不太好。”

“听上去一样糟糕。”黄少天嘟囔道,“为什么你要用这种东西来比喻人?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奇怪的画面,一堆长条的生物全部扭曲地挤在一起还黏乎乎湿嗒嗒的,而且是冰的……天哪我要赶紧把这个画面忘掉,我脑子里的蛇还长了毛和很长的牙。“[2]

“一般的蛇不长毛。“喻文州说,“这只是一种言论,不过我觉得很有趣。少天不觉得吗?”

“……还好,吧。”黄少天两眼望天。

“其实也可以把它当作纸上的线条。如果用这种说法来比喻我们两个的话,我们就是从两张不同的纸上交汇到一起的两条线。“喻文州还是改了种称呼。

“而这两张纸还不在一个地方,只有一部分交叠在一起?“黄少天说,“太厉害了简直像是墨迹自己会跑,这个纸还会溢墨。”他的思路已经彻底跑偏了,满脑子都是草稿纸一般混乱的画面。

喻文州听了也觉得好笑:“你本来就会跑,这只是比喻。”

“……我可是宇宙中的高等生物。”黄少天说,“我会跑是进化的成功。问题是如果上帝拿着那支笔的话,我觉得他不会允许这两条线自己在纸上运动然后交汇的,这个世界的逻辑已经死了。”

“这应该是哲学。“喻文州说,“这块区域本来是应该不存在的,不过,我们还是交汇了。”

“是啊,也许我们离世界太远了不在上帝的监视范围内,不过这也挺好的。”黄少天满意地说。然后他又补充道:“所以说真的是有点奇怪。”

他们跑得已经够远了,远远离开了地球——以及黄少天所来自的星球。位于太阳系的边缘,这里像是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飞船上也不会有永不断联的通讯,但一切都好。

他们位于世界的尽头。[3]

杂音沙沙了一下,然后便是永恒的寂静。

 

录音结束了,十分短暂。喻文州摘下耳机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对话的声音还在脑子里回响,像幽灵一样悄悄地回荡着。

他在听录音的时候一直在脑子里回忆之前他们对话时的画面,每一句话他都能想起当时他们的表情、动作或是其他一些什么。当时他们身在这艘航行的飞船内,进行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旅行。原本世界上的东西都显得很遥远,太阳不会升起或是落下,只是在每一秒都投射着永不消失的光芒。前一颗路过的行星已经很遥远,而下一颗还在远远的黑暗之中。

在宇宙中时间只是个概念,一切似乎都是永恒。空间永恒,世界永恒。

放在台面上的联络器依然安静地沙沙地响着,没有呼叫,没有声音。

喻文州戴上耳机,微微地调整了一下。他望了一眼窗外闪烁着的星系,点开了上一段录音。

 

“——葵?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就黏乎乎的,我讨厌黏乎乎的东西。你不知道我有一次星际旅行不小心跑到了一个满是粘液的星球,那些生物一看就像是进化不完全的样子简直太恶心了我差点吐出来……”[4]

“不难吃的。”喻文州说,“我们暂时没有别的蔬菜了。”

“可是这是果实还是花我都不知道,我拒绝食用它。何况我不需要吃那么多蔬菜,过多的叶绿素会让我体内组织病变的。我的星球上植物非常少,如果一顿两顿不吃的话也不会有问题我不会牙龈出血的更何况我还带着药呢。”黄少天振振有词。

喻文州显得非常有耐心:“但是如果不吃完的话就是浪费了,少天。”

黄少天被这句话打败了——他悻悻地举起筷子戳着碗里的绿色植物,抱怨道:“我看了它那么多天都没吃,为什么今天一定要吃?”

“你本来就应该吃它。“喻文州说,他早就吃完了。

“好吧——“黄少天用筷子夹起它来:“我记住你的名字了,秋葵,迟早有一天我会报复你,折磨你,让你承受雷霆之怒的。但在那之前我愿永远不用看见你——受死吧!“

黄少天在说完一大段台词之后终于把秋葵吃了下去。喻文州撑着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十分痛苦的表情:“真是可怕……它好像黏在我的喉咙里了一样,我觉得自己身子里都是黏液。“

喻文州提醒道:“在黏液入侵之前先把餐具放到处理机里去。“

“我觉得我看到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了……被黏液腐蚀然后整个人气化掉,恐怖电影的感觉吧。“黄少天边做事边自言自语:“糟糕的死法,真是太恶心了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东西……

“喻文州!“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在电脑里装了一个星系处理软件,你打开然后让它对准右边的舷窗,大概4点钟的方向。”

虽然不知道黄少天要干什么,喻文州还是坐到操纵台旁打开了软件,让界面投射到室内。然后几乎是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星云被放大显示出来,在狭小的空间内烁烁生辉。它在缓缓地收缩、变小,璀璨的色彩慢慢地向中心靠拢,如果继续看下去的话,这团闪烁的星云将在不久后极度地收缩,然后爆炸膨胀,成为一颗蓝星。然后它将在漫长的时光中变为黄星、红星、暗星、并再次塌缩……最终消耗完所有物质,成为黑洞。[5]

现在这个软件就捕捉了一个正在运动的星系,然后模拟出这个画面。很奇怪,这就像把这个星系的前生今世都通过处理器加速放映,甚至在发生之前它就被表现了出来。黄少天擦着手得意洋洋地凑过来:“怎么样不错吧?我个人特别喜欢用这个东西,对着哪个星星它都可以像这样播出来,画面不带重复简直是业界良心!有时候无聊了就可以这么看一下。”

“什么叫业界良心?”喻文州看着这团星云问道。“有不是业界良心的吗?”

“当然!“黄少天愤愤道,“比如说M87星云出品的航行防护服,简直是全宇宙最丧病的装备,又丑质量又差!好多人都被它坑过!“

“……“喻文州莫名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的世界里好像也有M87星云的称呼。”[6]

黄少天咕哝道:“又是重叠?烦死了我都不想说了——“

 

戛然而止。

 

他们在谈话的时候经常能够发现在彼此的世界里都有不少事物有着相似性,或是名字相同,或是用处相同。其实要说更奇异地相似的,应该是——他们两个人拥有相似的种族。

并不是两个人长得像不像的问题,而是他们有着相似的外貌,俗话说就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并没有长成电影中异形啊、怪兽啊的样子。在互相见面不久他们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有得出什么结论。而讨论也有问题,他们能够听懂彼此的语言,这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谁想过在宇宙里遇到的生物会能够和你交流呢?

在无穷大的宇宙里,就连相遇也显得困难重重。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长得一样?“喻文州说道。他正在坐在椅子上专心调试着飞船的重力系统和冷气,调高氮气,减少氧气。

“我不知道。“黄少天说,“也许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喻文州思考道:“对我来说发现一个和自己长得像的外星人真是奇怪,不过我觉得还不错。”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和自己一样的外星人,”黄少天说,“我的世界里我们这样的人是唯一的,你还是出现的第一个。这感觉怪怪的,我之前见过的生物都相当扭曲,只能说有生命迹象。”

“听上去像是某种奇怪的哲学论题,”喻文州说,“比如说‘我在一个地方发现了你,但在这个不应该有你的地方你却出现了。但对你来说我也是不该出现的,那么就分不出来到底是哪一方不该存在。’“

“靠我根本听不懂,这是什么东西?“黄少天在第一时间评论道,然后他思考了一会儿:“也许这个地方你和我都不该出现。所以说到底问题就是打开的方式不对?你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科学考察。我算是一个宇宙探索项目中的一员,来这里试航……”喻文州简单讲了一下自己所处地方的世界观。“你呢?“

“额……“黄少天莫名地迟疑了,他酝酿了一下才开口。

“我不太清楚你那边是怎么生活的,但我们可以通过穿越虫洞来进行维度跳跃,这样可以进行快速的行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这样,大概是自然进化所致?我不知道。“

喻文州耸了耸肩:“反正我做不到。“

“然后我就是在维度跳跃的时候不小心走错了……那群混蛋肯定是在恶搞我他们绝对是故意的!我明明有看标号来走的结果还是走错了,然后我就在这儿了。反正我在宇宙里呆着也不会死,迟早会回去收拾他们……你的氧气浓度调了吗?“他突然问道。

“调了。“喻文州说。

“那就好我要是吸氧吸太多是会死的,我们的身体结构不稳定,受伤了之后会用其他组织来补充,就像气化一样。“黄少天说,”这应该是适应太空生活的结果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上学的时候成绩不怎么好。“

“对我来说感觉很奇异。“喻文州玩味道,“完全是环境适应的结果吗?”

“不知道……”黄少天说,“喂你能不能别一幅想把我解剖了的表情?!太可怕了。“

 “我又打不过你。”喻文州说。

“这不是重点。”黄少天说,“我们要把反正思想扼杀在摇篮里。”

喻文州琢磨了一下:“……这句话听起来很耳熟,你听过很多遍吗?“

令人生疑,他们的脑子里同时拥有几乎相似的关于社会的记忆,这些方方面面包括言论、世界观、认知、思维方式……就像他们生活在一个世界上一样。

他们之后就开始讨论思想重叠的问题。

 

放在操纵台上的联络器忽然跳了一下,又响了几声,似乎有个人在另一端对着它说话。声音非常不清晰,说话的时候杂音就像苍蝇的嗡嗡响一样变本加厉。

“……喂喂,呼叫喻文州,呼叫喻文州。文州你听得见吗?我现在在跟你说话,我马上就要到最近的跳跃地点了,你听得见吗?”

大概是呼叫太过强烈,喻文州就算带着耳机都隐隐约约地听见了声音。他关掉录音,伸手拿起了联络器:“这里是喻文州,我听得见。少天你听得见吗?”

“听得见听得见!很好!“黄少天隔着联络器愉快地说着。他现在正浮在一片虚空之中不受重力的作用,为了能正常地说话不得不戴了一个氧气面罩。“你在干什么?我快要出去了,这是我们最后的通话吗感觉和电影里的一样牛╳啊。”

“我在听录音,免得把你忘记了。”喻文州温柔地说,“少天记性还好吧?”

“很好很好,我觉得一切良好,不过我有点担心回去了就想不起你来了。”黄少天说,“你和地面的通讯器有信号了吗?好像已经走了很远,现在我听你说话有点不清楚。”

喻文州看了一眼屏幕:“通讯器有一点信号了,不过很微弱不能构成顺利的对话通道。我不太清楚飞船要飞多远才会和你失去联系。”

“嗯……那大概是看我什么时候进入虫洞了。”黄少天说。

突然不想走了。他在心里这么说。

黄少天已经离开飞船好几个小时,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而去。之前一段时间他一直下定了决心要走,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通通话就让他莫名地迟疑了下来……明明搭乘飞船只是因为遇到了粒子风暴,但相处下来之后又觉得依依不舍。他们根本不可能长时间相处的,喻文州乘坐的飞船总是要返航,回到地球;而他也不能一直呆在这个离自己居住的地方十分遥远的星系。

黄少天不耐烦地挥动手中的冰雨,剑锋划出弧度扭曲空间,而他就借助着反作用力再次向前。在空中飘了一会儿后他又停了下来,对着联络器喂喂了两声:“喻文州喻文州?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我离开这片空间、离开了你所处的世界之后不会真的失去记忆了吧?听上去特别狗血,你确定吗?”

“我也不知道,这只是推测。”喻文州有些无奈地说,“而且不是还有录音吗?这段至少不会忘。”

“……也是。”黄少天沉默了一下。

 

 

平行世界……

 

两个不同世界的交叠,让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最终碰到了一起。

 

这是最终的结论。

 

可笑吗?

不然,他们为什么像是一直生活在一个世界上,拥有相似的记忆、相似的社会、相似的世界组成、相似的思维方式、相似的语言、以及身边相似的人……

有一个世界,它就像你的世界的模板;又或许,有很多同时存在的世界,它们的构成相似又不似,人物的命运相同又不同,所有人走在不同的轨道上,又走向同一个终点。

 

两个人在一次漫无目的的聊天中吃惊地发现彼此的身边居然存在同样的人,而且这些人虽然职业、位置不同,但性格却是诡异地相似。他们在随后的交谈中多次证明了这个可怕的事实——他们的世界及其相似,但这种不同地区的相似性只可能在概率学中出现,而永远不会有实践才对。一个之前只会出现在各种文学和影视作品的现象被推了出来,然后论证……

一个无限接近正确答案的结果。

 

平行线,交叠了。

 

“理论上来说,这是两个叠加的空间,我们现在处在两个平行时空重叠的地方。”喻文州皱着眉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到这个地方来,按理说这个空间是很难进入的。”

“这是科幻世界的内容吗?”黄少天说,“我觉得我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你确定这是真的?”

“不确定。”喻文州说。

“如果说这是原本不该存在的地方的话……”黄少天沉思道,“我们从这里出去的时候会被格盘吗?我觉得要是把别的世界的事都知道了的话再回去,是会逆反规则的。会不会被握着笔的上帝抹杀掉?”

“应该有可能。”喻文州说,“很多故事里都说人在死后会失去记忆,故事不是凭空而来的。死后是去另一个世界,那么像我们这样,离开这片区域的话就像脱离另一个世界,应该会没有记忆。”

黄少天一脸诡异的表情:“那不会什么都忘掉?先不说会不会真的失忆,如果的确会失忆的话该怎么办?我可不想什么都想不起来。”

“可以通过一些方法记录下来,少天会写日记吗?要不就是录音?我带着录音笔。”喻文州说。

“你现在在录吗?”黄少天问道。

 

联络器突兀地响了起来,把人拉回现实世界。喻文州在那头说:“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切正常。“黄少天说,“我快到了,先不说话。”

他抿着嘴,一心一意地向前。剑锋扭转,在虚空之中画出锋利的弧度。

 

喻文州关掉联络器,低垂着眼帘默默地看着操纵台。系统正在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航行任务,绿色的光标在屏幕上活跃地跳动着,发出轻微的默认音效。

叮,叮。

按照预期的估计,大概再有一个多小时飞船就会进入M星的范围,那时候他就会彻底地中断和黄少天的联系,并在之后返回地球,可能在剩余的人生中不会再有一次飞上太空的机会,更不会再在什么地方遇见黄少天。在离开这片区域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会一并消失,地球上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这是一趟一去不返的旅程,能留下的只有记忆。

他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飞船正在航行,喻文州在舷窗边翻着航行手册,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窗户边出现了一只细长白皙的手,骨节分明。手伸到窗户边,敲了两下。

喻文州呼吸一窒,差点吓得心脏停跳。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青年整个挪了过来,贴在玻璃上可怜巴巴地比着手势——SOS。

喻文州看了看他,还是打开了舱门。青年还带着一把剑,看上去就像横行宇宙的装备一样。他迅速地融入到环境中去,笑嘻嘻地坐在桌子前:“我叫黄少天。“

 

然后就是长时间的相处。

 

狭小的空间里挤进了两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灯管透过绿色植物的光。

 

时时刻刻的对话。

 

窗外无止境的黑暗。

 

呼吸声,微微发暖的空气。

 

令人颤抖的热度。

 

坚硬的、石英的玻璃。

 

水气。

 

久远的航行记录。

 

录音机“咔“地响了一声,前面录过的所有音频已经播放完毕。它沉寂了几秒,然后开始播放最后一段音频。最开始是长时间的沉寂,细细簌簌的声音,之后有一个声音咳了咳。

“总计航行第三十四天,一切正常。喻文州,我是黄少天。现在距离我离开还有几天,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听到这段录音,大概很快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在我回去了之后才会听到。总之有什么事我在这里就先说了,也算是单独跟你说点话吧你一定要认真听啊不然我很尴尬的。”

他的声音顿了顿:“额,这么多天一直呆在飞船上,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关于你说的那个空间交叠的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不管怎么样之后应该都不会再见面,我也不会跟那边说。我只是觉得能遇到你很好,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觉得能遇见也好巧的。毕竟宇宙那么大,我赶路的时候经常一个同伴都见不到……”

“录音就是来保持记忆的,我不太希望你会忘记这一段。嗯其实就算忘记了应该也没关系吧,如果真的是平行世界的话大概你那一边也会有一个和我一样的‘黄少天’的存在吧,可能你以后会遇见他……不不应该也说是我,就是另一个我。如果说世界上有不止一个我,应该也会有不止一个你。其实我觉得这种感觉有点奇怪毕竟有点复制的关系……不对我觉得叫并列关系的话比较好,就像双胞胎,你不要想复制品什么的,我是黄少天,你是喻文州,这就行了嘛。就像以不同身份存在的人,像特务什么的……我想如果不能见面的话,要是能看见自己以另一个身份呆在你身边也会稍微开心一点。大概那个我能够正常地存在,如果我去到你的世界的话肯定没法好好地活着,我想毕竟我们的世界本来就是不同的走不到一起,所以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啊啊我在说什么……”录音的人自暴自弃了一会儿,“总之我就是希望你返航之后也能好好的吧,你就听了就忘了好了,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话说我们住的地方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吧,不知道你的星球是什么样子的,是绿色的还是蓝色的红色的?不对你好像说过是蓝色的吧,我的星球是蓝绿色的,不过其实没有太多蓝色的东西。我能记得的唯一的蓝色的东西就是一种会发光的蓝色金属,还有蓝色的鱼……“

他嗤笑了一声:“我觉得世界上还是黑色的东西多,比如说宇宙就是黑色的,很深沉的黑色,现在飞船的舷窗外面就是黑色的,看不到发光体。也许是这里的光太亮了?……啊我好像跑题了,哎哎哎你现在好像过来了,我先不录了等有时间再听听……“

录音又响了几声,然后就突兀地停了,也没有了下半段。

喻文州关掉录音沉默了一会儿,撑着头看着窗外。然后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黄少天不知道的是,那时候他就在隔壁,握着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对着无垠的黑夜。宇宙黑暗、冷漠、无限大、永无边际,但有时候也小得出奇,温柔得可爱。[7]

 

黄少天悬停在虚空中,敲了敲手中的联络器。他到达了已经开启的虫洞,随时都可以进入。但在那之前,他本能地觉得自己还应该做些什么。

“文州文州?“他对着联络器说,“听得见吗?我到了。”

喻文州在几秒之后说道:“听得见。少天准备出发了吗? ”

“是啊。”黄少天难得地没有说那么多话。他收起自己的剑,把四肢微微收拢,停在虚空中认认真真地讲话,“你回去大概还有多少天?”

“二十天吧。”喻文州说,“我走的没有你那么快。”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下次你还航行就要申请几个船员,一个人在宇宙里呆那么久会疯的。”

“还好吧,等到能够通讯之后地面人员就会每天说很多来打发世间。“喻文州说道,其实现在已经能够跟地面通讯了,只是他还没有开始呼叫。

“地面人员很多吗?不会只有一个吧,那么话唠不会是我自己吧?“黄少天越想越惊恐。

“有很多个的。“喻文州说,“我之前还没有见过少天。”

“哦,也许你以后会遇见我。”

“可能你也会遇见我。”

“想想也挺奇妙的,另一个世界也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我。“

“是啊。“喻文州听到这句话,笑了笑。

黄少天望了一眼前方。“我要走了。”他说道。

其实真的到了要离别的时候他反倒不喜欢说太多,因为一说多了就会觉得磨磨蹭蹭的不干脆,一点都不像男人……现在他有点希望自己再多说一点,多在这里停留一下,可是离开是无法阻止的,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而且他的嗓子酸涩得讲不出话来。

“要走了吗?那就走了吧。”喻文州轻轻地说。

“嗯……”黄少天朝前移了一点,他看着手里的联络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再见。”黄少天说。

“再见。”喻文州说。

他说完这一句,然后联络器的那一边就失去了声音,显示屏上的信号已经中断,标示再也不会亮起。喻文州放下联络器,低着头轻轻地吐了口气。

他想说的再见,并不代表着告别。那只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意思直白。

再,见。

 

愿我们在未来也能再次相见。

 

 

两条线只会交叠一次,之后便会头也不会地离开,奔向迥然不同的方向。

 

但至少它们有着相交的地方。

 

 

向着前方的前进永不停止。

 

 

 

 

 

 

 

 

 

————————

“喂喂喂?天哪前辈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快跪了啊!!!“徐景熙看着喻文州安然无恙地回到指挥大厅的时候简直要喜极而泣。要知道这么多天他们等得简直崩溃,成员们都没了干劲只觉得要死,本来就没有干劲的郑轩简直都瘫软成一团在座位里。要是喻文州再不回来,蓝雨的未来就会消逝在任务失败和无人拨款里。

“我回来了。“喻文州说着,把带回来的航行记录仪放在一旁,宋晓立刻扑过去。“中间有一段时间发生了粒子风暴,信号中断了。不过没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

“都是数据部门的错!”徐景熙痛心疾首,“他们计划路线的时候忘了考虑时间的问题了。”

宋晓在忙碌中猛然听到这一句话,身为数据部之一的他立刻不干了:“什么叫我们的错?!明明是你们策划赶得太急了,路线还是熬了好几天才弄出来!”

“至少我们做的后勤比你们做的好。”徐景熙说。

上次抽签数据部不幸抽中下下签,被逼着给一次任务做了后勤。结果那次参与任务的可怜人差点在宇宙里被饿死。后来这次任务就成了数据部被人嘲笑的话柄。

“呵呵。”宋晓说。

“喻队,这次航行怎么样?这段时间只有我们蓝雨的航行,没有和其他船交流的机会。会不会很无聊?我应该再给船上配几个人的。“徐景熙说。

“还好吧。“喻文州微微一笑。

“说到增员,“宋晓说,“方队说这几天魏前辈好像要带几个人过来,名单我好像带了的……”他在身上的口袋里翻来翻去,非常努力地发掘着。

“不用找了。”瘫在桌子上的郑轩说,“你早上把那张纸丢在房间里了,和一堆资料扔在一起。”

宋晓转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告诉我?”

喻文州泡了一杯咖啡,靠在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一团乱的指挥大厅。魏队带来的人吗?他低头喝了口咖啡,似乎抱了些期待。

不知道蓝雨的第一代队长会带些什么人回来。

 

 

此时,“喻文州”的线和“黄少天”的线,将在这张名叫蓝雨的纸上相交。

 

在那之前,还有整整一百六十八个小时。[8]

 

 

 

 

End.

 

 

小小的注释:

[1]:在同人文里看到的言论,跟盗笔有点关系。

[2]:沙海里的黑毛蛇,小小地玩一下。

[3]:‘世界的尽头‘,意思就是终极,又是跟盗笔玩的文字游戏XD

[4]:秋葵,不解释。

[5]:星系的演变,我乱扯的乱扯的乱扯的。

[6]:M87星云,貌似是凹凸曼的故乡?

[7]:就是说喻队跟黄少一样,也给对方录了一段单独的独白。心心相印啊!!!【。拖走

[8]:168个小时,就是七天。象征着一个世界的轮回。

 

摔!为什么我要说这些絮絮叨叨的东西啊!!一点都不高贵冷艳了喂!!!

 

……咳咳。

其实这篇文总觉得自己写的不太清楚,容易看不懂,所以就有点私心地把自己写的时候所想的东西在意的地方都标了出来,我真是蠢。】为什么总是会把长篇写成短篇呢,这篇文的字数真少,我好捉急……(其实已经比预计的字数多了一千了[跪

故事里的喻黄大概是友情之上爱情未满的阶段。架空背景是平行空间重叠处。(之后喻队回到蓝星,遇见了属于他的世界的黄少。)其实有一个那啥的情节我没有直白地写出来,只是自己在填字数的时候YD地yy了一下……如果看出来了也不要告诉我我会害羞的嘻嘻嘻。

要开学了,大家有缘再贱。[挥挥

 

祝两位百年好合。

 

  39 1
评论(1)
热度(39)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