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喻黄】夏天里当然要吃冰棍

我就暗搓搓地发个小段子。

因为一星期没写文所以决定用这个来补救

————————————

 

一到夏天G市的阳光简直能把人晒化,出个门整个人都好像融到街面的沥青马路上,鞋底的橡胶烫得要飞升。黄少天叼着老冰棍一手拎着个袋子,一手把单车靠到屋檐下就迫不及待地冲进了街边的屋子里:“魏老大冰棍买回来了!外面简直热死了我都担心冰棍会化,一路加速赶回来的,这次得给我多留两个!“

要不是因为热,短短几分钟的路程他也不会出动自行车。

里面的屋子里几个人在打大字牌,魏琛咬着根烟,两眼盯着牌面头也不抬:“冰棍还得分,哪有那么多给你!先放到冰箱里去。“

黄少天不以为然地走到门边的冰箱旁,把冰棍连着袋子一起塞到了下层,反正每次他都会吃得比别人多,魏琛也就是嘴上狠点。手上的冰棍还在滴水,他吮了一下,糖水还是顺着指根流下去,在手腕处一滴滴掉下,半透明的液体在地砖上晕出深色的痕迹。

手上有点黏。他没怎么在意,直接用牙齿把冰棍咬下一截,含到嘴里咔嚓咔嚓地嚼。大字牌他不会打,也就没有去凑热闹,自己认认真真地吃冰棍。屋里几个人一边打牌一边讲话,内容从今天天气热到鬼一直讲到前几天附近有人火拼又死了人啊,几个人的白话口音都不一样。黄少天一直听着没说话,直到雪糕吃完后他跳起来把棍子丢进垃圾筒,大声地抱怨起来:“魏老大你怎么次次都不带我嘅?这次又不带我去,我好无聊的。”

屋里有人就笑:“老魏不带你是好,打跤这种事都不好玩的,有什么看头。”

“方哥你老是这么说,“黄少天嘟囔道,“那你下次做事带我出去好了。天天闷在屋里,是个人都会烦。”

魏琛深思道:“是会烦啊……老方,下次你带少天去,顺便阿喻也去,正好都是差不多大。”

“你话我烦啊?!“黄少天捕捉到重点,立刻掀桌。

屋里另一个人微笑着答应:“好的。”

“文州你不要跟他们打牌的啦,你们三个人打都不好玩。我买了雪糕你食不食?”黄少天盯着他。

已经可以预见不去的后果——黄少天会念他念一万遍。喻文州有点无奈地起身:“魏哥、方哥,那我先出去了?”

“去吧。”魏琛一挥手,“拯救世界,堵住他的嘴。”

黄少天听了这话又想暴走,被喻文州拉走了。他翻了个白眼,走到外面拉开冰箱门,冷气流出来在空气中形成烟一样的白雾:“你吃什么味的?我没买巧克力的,不喜欢。”

“绿豆吧。”喻文州关上里屋的门,随口说道。黄少天从冰箱里抽出一支绿色包装的冰棍,抖抖上面白色的冰渣,嘴里还在念叨:“魏老大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文州你小心点别被他传染,不然我们蓝雨的未来都要毁了。我说真的方哥那么个可靠的人怎么跟魏老大混到一起去的,世事无常啊这是……”

“现在蓝雨不是挺好的吗。”喻文州低头拆开包装纸,“也没有那么夸张。”

“好?他每次出去都带着一大帮人猥琐哎……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被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立刻乖乖闭了嘴,两只手指在面前比了个叉。他的视线转了一会儿,最后落到了喻文州身上,有些不怀好意地凑过去:“你吃雪糕怎么那么慢啊,雪糕怎么能舔着吃。”

喻文州侧头看他。黄少天握着他的手把雪糕拉过来,在化了的地方狠狠咬了一口,嘎嘣的一声。在这一系列动作结束以后雪糕已经化了大半的上半截就这么没了,变得只有上面一点是微微融化的仿佛要流下来一样的深绿色。

喻文州看着自己的雪糕有些无语。

“吃雪糕当然是要咬啦。”黄少天有些得意地嚼着嘴里的雪糕,咔嚓咔嚓。

“你嘴里不会很冻吗?”喻文州说,他并不喜欢那种口腔都冻到麻木的感觉。

“要冻才爽嘛,不然我为什么要吃雪糕。”黄少天吃完咬下来的雪糕,抿了抿嘴等嘴里重新暖起来。喻文州就在这时候靠过来,两片嘴唇贴上摩挲,两个人亲密地凑到一起。黄少天微微挣扎了一下,感觉冰冷的口腔被温热的舌头细细舔过,唾液被搅起,带着些奇妙的触感。他索性按着喻文州的头加深了这个吻,舌头互相缠绕,两个人有些黏腻地纠缠了半天。

最后黄少天终于还是推开了喻文州。他舔舔上唇,指了指已经被遗忘了很久的雪糕:“喂,再不吃就化了啊。”

深绿色的水迹在地上滴出了好几个深浅不一的印子。

 

Fin.

  17
评论
热度(17)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