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全职高手】一个核桃引发的血案

CP:林方,喻黄。都是微量。带羊习习和糖糕玩

 

啊今天好像是少天的生日,之前一直浑然不觉……手头只有这篇存稿,就发出来了。

黄烦烦生日快乐哟XD

 

另外,前方高能预警(看题目就看得出来吧

 

 

 

 

 

 

 

————————

如果你走到大陆上任何一个小镇或者城市,都能在街道隐秘的角落里看到一个酒馆。要知道,有些浪漫主义的猎人至今仍然爱好在酒馆里摇晃着色彩艳丽的鸡尾酒,和其他猎人交换情报和任务。当然,对于普通的人来说,酒馆也是一个能够发泄情绪、灌醉自己的好地方,不是吗?

不过笔者今天要说的酒馆是个不太一样的地方,因为这家酒馆里不仅有各种新奇的酒类,还有许多特色的饮品。比如说,只有这个小镇才生产的神奇的饮品——六个核桃。据说这种饮品的酿造需要当年产的最新鲜的核桃榨成汁,再用独特的工艺做出来的,每罐里面,都有真材实料的六个核桃榨出来的汁哦!

啊,抱歉,插入硬性广告是不对的。

酒馆的主人林敬言、林先生表示:“本来我是不想在酒馆里卖这种饮料的——毕竟这是一家酒馆,但考虑到有些猎人需要用六个核桃来保持他们在做任务时的状态,我也就出售了。有钱为什么不赚呢?”

居民们说,林先生原先也是一名猎人,因此认识很多出色的猎人和他们的伙伴。在他退役之后才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开了一家酒馆,生意还不错。居民们还透露,因为林先生的人脉关系,如果在酒馆里买杯酒呆上一整天的话,就能看到很多大名鼎鼎的猎人来到这家酒馆哦,真是大名鼎鼎的猎人哦!有时还能看见许多传说中的人物。

对于这个消息的真实程度,笔者还需证实。不过,也许这会是一条十分值钱的消息呢,也许我可以考虑到蓝雨出售它……等等!天哪,笔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刚刚,酒馆里走进了两位客人,他们径直走向了吧台。其中一位术士客人在点酒后拉下了他的斗篷。天哪,那居然是蓝雨的创始人之一,大名鼎鼎的术士索克萨尔!哦,笔者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都变为了鸡血。如果说这位术士是索克萨尔的话,那么他身边的伙伴,那位配着光剑的剑客,难道就是……

天哪,联盟的剑圣,夜雨声烦和他的光剑冰雨!!再也没有什么笔者!

嗯,笔者决定悄悄再坐得离他们近一点,听听他们在与林老板谈什么。

“少天想喝什么?”索克萨尔将他的法杖——灭神的诅咒靠在了吧台的一边。不,不可以过去,放下手。

“随便啦,和你一样吧,只要不是六个核桃就行。”嗯,剑圣的话唠果然不同凡响。“我还是无法理解这种诡异的饮料,虽然味道还可以但一喝总会无法避免地被冠上脑残的称号,难道这就是核桃的诅咒吗哈哈哈哈……”

“你这么说的话很多人都会中枪的。”林老板冷静地吐槽。

在林老板身边的一位气功师淡定地调酒,顺便接了他的话头:“比如说某位孙同学,如果他听见你这话肯定会暴走。”

“用脑子的事他不懂。”索克萨尔真是犀利。

“哎方锐大大你也在啊,“夜雨声烦笑嘻嘻地说,“整天往林大大这里跑唉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吗我看你还在调酒帮他打工吗?”

“黄少天大大,“剑圣口中的方锐说,“我不介意给你的鸡尾酒里加一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说豆蒄。”

“呵呵。”剑圣说。

 

说到方锐,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哦天哪笔者想起来了!属于猎人组织兴欣之一的气功师——海无量,他的名字就是方锐。哦要知道这位也是近些年来极其出色的猎人之一,在他转职之前他的名曾经是神级盗贼——鬼疑神迷!

那么,难道林先生是他曾经的搭档:唐三打?

想到这里笔者的手已经颤抖得拿不起酒杯了。天哪,笔者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新世界……

 

嗯,为了方便,我们还是统一名称吧。虽然说出杰出猎人的名字让笔者觉得胆战心惊。

“文州,这酒味道好奇怪啊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像在喝奇怪的东西……“黄少天说。

“是吗?“喻文州说着,拿过剑圣的酒杯若无其事地尝了一下。“好像不太一样啊。”

黄少天以飞快的速度啜了一口伙伴的酒:“哎哎哎哎为什么不一样!!!方锐大大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你说为什么我的酒里有一股核桃露的味道?!!!!!!!“

笔者默默地戴上了墨镜。

“呵呵。“方锐擦着酒杯说。“给你补补。“

剑圣愤怒地拔出了他的冰雨:“海无量我告诉你我已经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今天就来决一死战,PKPKPKPKPK!!!!!“

“少天冷静点。“喻文州的笑容真黑啊,“我的这杯给你吧。”

“啊……”笔者感觉剑圣身上那些无形的杀气又收了回去,他乖乖地坐了下来捧着酒杯。果然,被称作话唠杀手的第一术士真是名不虚传。

方锐在得意地跟林先生讲小话:“看看,请叫我神助攻。”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方锐大大,我知道你的目光很真诚,但这跟助不助攻没有关系。”

 

哦,就在笔者专注地听墙角的时候,酒馆里又进来了一位客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位客人总觉得十分眼熟啊……只见他站到吧台边,毫不犹豫地点单了。

他点了一罐六个核桃。

好的!笔者已经知道这位客人是谁了。看来他是一位战斗法师,那么他应该就是一叶之秋——非常抱歉,这位一叶之秋并不是我们所熟悉的战神、联盟第一人叶秋,而是继承了一叶之秋的名的后辈。真是让人伤感的话题,那么让我们称呼他的名字:孙翔。

方锐淡定地从柜台里取出一罐六个核桃:“孙先生你好。”

笔者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孙翔放下他的战矛却邪——不,不可以过去。这是一件传说中的神级武器,它的暗黑光芒显得那么迷人那么诱惑,相信无数人做梦都想摸一把它,但此时它却被这样随随便便地放在一旁!看来孙翔先生爱六个核桃超过了他的战矛,这真是让人沮丧。他拉开拉环,显得很开心地喝了起来。

“啊呀这不是孙二翔吗?”剑圣显得急不可待,立刻开始说话:“我说啊刚刚才说到核桃的诅咒看来你中咒很深啊……”

就在孙翔一脸疑惑地望过来的时候,喻文州超常发挥了他的手速,眼疾手快地捂住了黄少天的嘴。“不好意思,少天今天比较兴奋。”喻文州温和地说。

黄少天挣扎了两下,然后郁闷地再没有说话。哦,看来他被术士先生下了禁语咒,这真是让人感到遗憾,笔者忍不住为可爱的剑圣点上一根蜡烛。

孙先生没有听到后面的话,于是他又转回了头,准备喝完自己挚爱的六个核桃。不过这时好像发生了一点状况,不知道为什么孙翔看上去生气了,噢,几个人好像打起来了!一时间酒馆的一角混乱起来。这真是奇怪,介于笔者还处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内,就让笔者先跑到安全区域再来问问详细情况。哦,我看到了索克萨尔,为了能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笔者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哦先生,您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喻文州微笑起来,黄少天显然已经被解除了禁语咒,他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这个我知道,本来我的朋友和我在那边喝酒,孙二翔在喝万年不变的六个核桃——没错就是那个孙翔,然后我们和孙翔说了两句,再之后孙翔就发现他的六个核桃不见了。你知道吗居然是唐昊喝掉了然后他们就为了六个核桃打了起来……”

哦,唐昊我认识,他是唐三打的继名者,一听名字就知道很能打,哈哈。不过这个故事……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笔者在听完讲述后默默地捂住了脸。

 

“所以说,“剑圣最后锤手,“他们两个真是脑残组。”

“少天,“喻文州说,“这种私下的称号就不要随便讲出来了。”

这时笔者还能听见事件中央的两位主角在吵吵闹闹,让笔者来听听他们在讲什么。

“唐昊!你居然把我的饮料喝了!“孙翔气哼哼地说。

“怎么了,猎人们有必要互相援助。”唐昊说,“最近我的财政出了点问题。
“这不是什么援助的事,而是主权问题。”孙翔说,“那可是我的六个核桃。”

“所以呢?”唐昊说。

“你在还剩下一个核桃的时候把它喝掉了。“孙翔说,“还来!“

看来黄少天已经笑得要滚到地上去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傻B的人哈哈哈哈哈……“

酒馆的老板林敬言终于看不过了,他试图出来劝架:“你们都别吵了,不就是一罐饮料吗,我请你们还不行吗?“真是个大度的老板啊,笔者忍不住要敬佩他。

“不行!这是男人的尊严!“孙翔说。

而唐昊在看见林敬言后挑了挑眉:“以下克上?!“

笔者可以发誓,在那一瞬间林敬言的眼镜后面闪过一道黑气。

就在下一秒,方锐把这两个人全部用气波轰上了天。那画面太美笔者不敢看……

 

方锐拍拍手:“搞定了林大大,快来感谢我!“

林敬言扶了下眼镜,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方锐大大,不如明天我们就取消六个核桃的特供吧……“

“好主意!“方锐真诚地看着他。

 

笔者身边一位围观了全程的叶先生忧伤地表示,这是他活了二十八年见过的最无聊的事。

嗯,同样围观了全过程的笔者表示,自己非常期待这家酒馆的新面貌。

 

(本专栏由六个核桃赞助出版)

(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ω°)/Џ)

 

(读者来信:请问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的吗?我想知道这家酒馆的地址。

编辑部:的确是真的哦,不过非常抱歉,地址我们也不知道呢。希望能够多多支持作者,这次他表示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

 

End

 

 

 

没有了。

再说一遍,黄少生快!

 

 

  3
评论
热度(3)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