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喻黄】鬼迷心窍05-06 (完结)

写完了太棒叽叽叽!!!

话说我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名字呢……(沉思

 

05

就在第二天的清晨,年轻的剑客悄无声息地从小镇上消失了。就像没有人来过一样,镇上谁都不知道有过客人的来访。哦,当然不包括我们亲爱的术士先生。他在清晨挥动了自己的法杖,又重新在那半截灯芯上点燃了一缕青金色的火焰。至于原来那束呢,朋友?它被装进了剑客的玻璃瓶里,就在他的披风下,藏着一团永远不会消散的青金色光芒。

就在冬天的故事即将结束时,画眉鸟开始了一年的歌唱。可爱的鸟儿,它的声音就像冻结了一个冬天后融化的泉水一样,叮叮铃铃,所有人都能从它的歌声中听出春天的气息,它就像吟唱春天的可爱的游吟诗人。仿佛在一夜间被施了魔法咒,干巴巴的秃树枝也开始焕发生机。看它们美好的绿色的嫩芽,真像姑娘裙子上的绿色镶边。而那让人寒颤的妖刀,也像那冰雪一样从人们的口中消散了。

就在春天正式来到的前几天,街角的珠宝店令人惊讶地贴出了招聘新店员的告示。要知道,人们都习惯了店主一个人坐在店里带着笑看向进店的客人。这个消息,真是让人感到吃惊。也许会有姑娘为了温柔的店主而来呢,不过,那就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了。

我们所能够知道的,就是在招聘通知张贴出的几天后,珠宝店里迎来了一个略为紧张的客人。宋晓站在柜台前小心地问道:“先生,请问您这里是不是招店员?”

“是的,“店主坐在柜台后面温和地说,“您要来面试吗?”

“嗯,我想来试试看。”宋晓说,“我觉得这是一份很棒的工作。”

于是,很快人们就发现珠宝店里多了一个小店员,每天仔仔细细地擦拭着店里的各式首饰和摆件。能够看见新面孔,真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不是吗?

 

“压力山大啊。“新注册的猎人抱怨道,“做猎人的奖励是很丰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那些厚厚的任务书就没了信心。”

他趴在柜台上:“最近有没有什么近一点的任务?”

“郑轩,“代替店主暂时坐在柜台后的宋晓说,“你觉得帮当清洁工的婆婆扫一天街道怎么样?她出了一个金币的价格。“

“……价格好高。我怎么没看出来她是一个有钱人。“郑轩说。

“因为她的儿子是个贵族。“宋晓说,“真是人不可貌相,突然觉得之前不该在街上扔花瓣的,不知道她会不会记住我。”

就在话题滑向奇怪的方向时,喻文州及时地从阁楼上下来了。他显然听到了两人不靠谱的对话,微笑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任务。之前我在隔壁的镇上买了一批珍珠,你们帮我拿回来吧。如果在日落之前回来的话我就请你们吃一顿晚餐。“

郑轩立刻摆出一副想要立刻冲出店门奔跑在田野上的表情。幸好他身旁的店员显然还能进行清晰的思考:“额,订单要给我们吗?“

“在柜台最上面的抽屉里,上面有我签的名字。“喻文州说。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消失在空气中时,店里的两个人已经无影无踪。孤零零的店主自己笑了一下,重新坐到了柜台后面,翻看起一本古老的羊皮书。就在太阳一路下滑,金色的阳光再次透过玻璃照进店里映出一室荣光的时候,门口的风铃终于悄悄地响了一声。

没有预期中的打闹声音,脚步声在店里响起。埋首于工作的术士抬起头,看见一个年轻的剑客站在他面前。阳光在他的身后穿过,温柔地覆盖了剑客的全身,让他的柔软头发、长长的披风或是腰间那锋利的佩剑都显得那么迷人。哦,在经过风尘的洗礼后他依然年轻,浑身都散发着太阳一般的温暖。

“亲爱的店主,“黄少天笑得一脸灿烂,“请允许我——妖刀,来向您报道。”

 

06

听见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仍然呆在猎人联盟协会前台的蜜色头发的姑娘懒洋洋地抬起头,发现珠宝店的店主和另一个有些陌生的剑客走了进来。她坐直了身子:“年轻的先生们,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呢?”

“还是跟以前一样,提交注册。“喻文州整理了一下手中的纸张,递给前台里的姑娘。姑娘埋头检查的时候听见那个剑客在小声跟喻文州说话:“文州我说你真的也要注册成猎人吗?其实说实话我很担心你会被很多人下黑手的啊我在外面的时候就听到好多人在谈论哦,虽然文州也很厉害但我还是有点担心……”

“不是有少天吗。“喻文州微笑着说。

噢噢噢噢!!!蜜色头发的姑娘在心里呐喊着。她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手中的申请表中,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读下去。等等……哦真是让人吃惊的消息!

姑娘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比春天还愉悦:“哦年轻的先生们,请问你们都要注册猎人吗?”

“是的。“喻文州笑着说,“喻文州和黄少天。”

“哦喻先生,“姑娘笑得像蜜一样甜,“那真是让人感到愉悦,职业是术士和剑客吗,我这就提交。”她压抑着兴奋快速地翻着纸张。

“那就麻烦了可爱的小姐,好久不见啊不知道你还认识我吗?以前我可是在魏老大的手下的哦你还认识我吗?“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说。

啊我当然认识你了……姑娘礼貌地笑着:“年轻的剑客,我想以前我是见过你的,现在的你还是那么充满活力和热情啊。“天哪,在这个小镇上的人哪一个不知道您那大名鼎鼎的多话,就像永无止境的太阳热度一般。她瞄着注册申请,想找到一个能够转移话题的东西:“让我看看,先生们,你们还没有想好猎人的‘名’吗?这可是联盟中重要的一部分。”

“不知道小姐能不能为我们各自取一个名字。”喻文州的笑容永远恰到好处。

“哎……还有人记得我这个命名师啊?“蜜色头发的姑娘笑嘻嘻地说,“好吧,就让我来取一个像醇厚的咖啡般优雅的名字和一个像四月的流水声般动听的名字。”

她看向喻文州:“善于施法的术士,从今天开始你的称号就为‘索克萨尔‘。”

她又转向黄少天:“而你,精通于剑术的剑客,‘夜雨声烦‘的名字将会伴随你。”

“好啦,”姑娘拍拍手,“我的勇士们,祝你们在自己的路上有着令人惊喜的好运,今天就是这样啦。”她点头,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

 

一直到回去的时候黄少天都在没好气地抱怨着自己的名:“那位命名师一定是故意的,居然在我的名字里加了一个‘烦‘字啊,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觉得真是不能再糟糕了叶秋那家伙一定会抓住这一点狠狠地嘲笑我的。”

“我倒是觉得很有少天的特色,“喻文州笑眯眯的,“一直以来我都认为那位命名师取的名字很好。”

黄少天瞪着喻文州:“你是故意的吧?”

喻文州耸耸肩:“也许只是巧合。”

年轻的剑客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气鼓鼓地哼了一声:“心脏就是心脏,我怎么会鬼迷心窍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人……”

他看着身边的人,喻文州的眼里满是笑意。黄少天又哼了一声:“不过我还是得说……”

“说什么?”喻文州问道,感觉自己戴着戒指的手被轻轻勾住。

在阳光下黄少天无声地张开嘴,在空气里比着奇怪的口型,仿佛每一个字都拥有让人窒息的力量。

三个字。

喻文州笑着,同样咬着唇在一片虚无中比出口型,在凝固的时光中每一个字都清晰可见。

三个字。

一共六个字,却有着沉重得无法放下的东西。

 

‘我爱你。‘

‘我也是。‘

 

 

就在不久之后,“剑与诅咒“的名字响彻了整片大陆。所有人都会知道在世界上有一名出色的剑客和一名杰出的术士,他们拥有惊人的默契和无可比拟的配合,成为茶余饭后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他们是最忠诚的伙伴,最可靠的伴侣,就如同那句出名的诗句:

“在剑所指的方向,

诅咒也如影随形。“

 

当然还有另一个值得谈论的话题。在他们登记注册为猎人的那一年,许多出色的新晋猎人纷纷在大陆的各处崭露头角,成为被游吟诗人所赞扬的“黄金一代“。他们之中有美丽的枪炮师、灵巧的盗贼、华丽的元素法师、谨慎的牧师……哦,那些出色的人物,会一直被人们所歌唱。他们的盛名,会一直留存在联盟的史册上。

不过,那些都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在这个故事发生的时候一切都还早,剑与诅咒才刚刚起步,那些后人就像是在温润的泥土中潜伏的种子,还没有人知道他们会成长成什么样、拥有什么样的色彩和故事。我们所讲述的这个小小的故事时,一切还很年轻。

 

这是一个发生在一切开始之前的四季的故事。

 

那么,准备好看着幼苗破土而出了吗?

 

 

嘘。

 

End

 

 

————————

啊啊啊啊啊啊写完了好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让我下楼跑圈 (等等

 

写个后记吧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好写的,算是在写一个正式的文之前用来练手的东西

傻白甜啦,没什么逻辑和所谓走向。我居然在一万字里写完了这么复杂的剧情,口怕。

叽叽叽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就写一个黑道文试试看

作者说完了,自己欢乐地滚走。

拜拜。

  100 9
评论(9)
热度(100)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