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喻黄】鬼迷心窍03-04

叽叽叽 又是我

感觉这文的感情走向诡异啊

 

 

03

就在我们的剑客离开小镇后的一天,猎人联盟协会前台负责接待的姑娘迎来了一个很熟悉的客人。她眨眨眼睛,对来人露出一个诱人的笑容:“哦早上好喻先生,这个星期又有多少位年轻的先生和女士在您那里注册了?”

“有十几个吧。”喻文州轻笑着把手中的文书递给她,蜜色头发的姑娘把纸张展开,无比熟练地清点起来。她仍然在试图与这位温文尔雅的喻先生搭话:“在我的记忆中您似乎是一位术士,年轻的先生,您为什么不注册成猎人呢?”

喻文州低垂着眼帘微笑:“大概是我的施法速度太慢了吧,总会被找到破绽。”

“那真是让人遗憾。”姑娘语气忧伤地说,“不过恕我说一句,您的笑容真是深不可测,每次都会把人卷进去呢。”

她轻松地笑起来:“那么,祝您今天好运,温柔的先生。”

 

在年轻的剑圣离开之后,在每个美好的星期一的清新早晨,就在第一缕阳光洒到小镇的街道上时,我们都能听到珠宝店门口的信箱里信件触到铁皮发出的轻快声音。它们有的是一封装满美丽羽毛的信,带着纸张和墨水的特殊气味;有的是几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还画满涂鸦的明信片;最让人惊讶的是一次寄来的包裹,喻文州拆开时里面竟然露出了白骨,那原来是一个完整的羊的头骨,连两个眼窝都透出森森的寒气。要知道,这样可怕的骨头可是会让姑娘们胆战心惊的存在。

喻文州有点无语地看着包裹里夹着的纸片,上面的一笔一画都张扬得要突出纸面:文州文州,这个骨头怎么样,华丽吧?我在乡下找到的,帮主人家找回了一只羊他们就送了我这个,我挺喜欢不过带着太麻烦就送给你啦!

后来在我们踏进珠宝店的时候就能够看到,这个头骨被挂在了门口上面。

在一段接连不断的信件时间之后,信箱里短暂地空寂了几个星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了信件,谁也不知道。不过很快信箱里又响起了轻快的投掷信件的声音,纸张上的字迹也更加地凌厉了起来。

那些可爱的信件,就像拥有艳丽色彩的云霞、晴朗天空中的卷云,带着阳光的甜腻味道,又或者是暴风雨中风眼的风平浪静,阳光灿烂。

 

哦,时光流逝得那么快,四季的脚步就像匆匆的行人。门口的风铃再次晃动,声音就好像知更鸟的清脆嗓音。喻文州在满屋层层叠叠的珠宝中望向门口,发现大陆上最富有盛名的魔道学者,被誉为魔术师的人就站在他的店里。王杰希摘下尖顶帽,掀开斗篷坐在了柜台的高脚凳上。喻文州拿起茶壶,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香气馥郁的红茶。

“你不准备把眼罩摘掉吗?”他放下茶壶,有些玩味地说。

王杰希显得相当无奈:“老是会被别人认出来,还不如一直戴着。”

哦,几乎所有大陆上的人都知道,他们杰出的魔术师是大小眼,这个残忍的事实。为此王杰希不知道被多少人开过玩笑,还多了一个来自联盟第一人的外号。不过介于这个外号过于嘲讽,它已经被高层列入了联盟的违禁词,自然,也不能告诉你。

王杰希端起茶杯晃了晃,往里面加了一点星尘般的糖粉:“不说这个了,我有一条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情报,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

他用那只仿佛黑夜般星辰浩翰的眼眸看着喻文州:“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后来在联盟历史很长的一段中,喻文州这个名字都代表着“全联盟最大的情报中心蓝雨”以及来自民间人士中的说法“四大心脏之一!“。这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因为他的珠宝店里流通的不仅有宝石,还有来自全大陆的情报。喻文州就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收购那些藏在大陆阴暗处的秘密,又将它们用更高的价格交易出去。如果他愿意,就能够抓住全世界的把柄。不过亲爱的人啊,请不要怀疑他的诚实,就如同不要相信他的外表。曾经有位可爱的游吟诗人这样吟诵他:

“在那不为人知的小镇角落,

有那么一间华丽的店铺

它的名字啊

如同夏夜醉情的雨滴

它的主人啊,

仿佛一块最温润的玉石

惹人沉醉

但在那石皮之下

却闪烁着全世界的倒影!“

 

“情报有多大的价值呢?“四大心脏之一微笑地说。

“那得看你怎么想了,“魔术师说着,难得有些苦恼:“我并不清楚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不过我想你应该会很感兴趣的。”

他抿了一口茶,为接下来的长篇大论做准备。

王杰希清了清嗓子:“最近东边出现了一个人,我去那边做任务的时候听到那边的人私下谈论这个人,他们把他叫做妖刀。“

喻文州意味不明地眯起了眼睛。

 

04

“这个人就像黑夜里的鬼魅一样,他不热衷杀人也不喜于救人,只是在一块地方游荡,寻找能让他出刀的东西。有人说他杀过人,因为据遇到过他的人都说他的剑锋冰冷,那是毫无温度的气息,就好像在黑夜里潜伏的野兽。妖刀总是在黑暗中出现,很多人都不敢在公共场合谈论关于他的事,就是怕在睡梦中被一闪而过的幽蓝冷光割断了喉咙。“王杰希说着,若有所思地看着喻文州。

他继续说了下去:“他会为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出手,是个江洋大盗一般的角色。目前联盟应该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我所知道的消息就是这么多。“

喻文州用手摩挲着茶杯的边缘,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能够买断吗?“

王杰希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自然可以。“

“那我出这个。“喻文州推过去一颗闪亮的猫眼石,王杰希把玩了一下,带着笑意说:“这个价格真是高啊,先生。”

他把猫眼石放进身上其中一个鹿皮口袋里,连同其他水晶和硬币一起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之后两个人都不再谈起,王杰希在喝完茶之后重新系紧了斗篷,礼貌地笑了一下:“那么我就先走了,这里的气候真是奇特,在冬天都从来不下雪。在我们那边现在大雪就像鹅毛一样铺满街道。”

“那还真是让人遗憾。”喻文州也笑起来,“那么一路顺风。”

店门口的风铃代为回答,轻快地响了一声。

 

说到这里,就让我们来谈一谈这个小镇如何?所谓“全联盟最大的情报中心蓝雨”坐落的地方,其实非常不起眼。这里没有什么太多的人,甚至大部分普通人并不知道这家可爱的珠宝店就是蓝雨,他们只是把它当作一家普通的珠宝店,少女们在这里买走惹人喜爱的首饰,女子在出嫁之前来这里筹办她们心爱的嫁妆。

小镇地处南方,四季都十分温和。这里有着春天的嫩芽、夏天的喷泉、秋天的落叶和冬天的糖苹果,唯独没有雪,那冰凉又温柔的雪。这里的冬天温暖,甚至有时都不用点燃那些装满木柴的火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就像环保主义者说的那样,没有火焰就没有了那些呛人的黑烟。

喻文州并不怎么拥护这种言论,不过他并不介意在冬天开始的时候用咒术点燃一缕不会自己熄灭的青金色的火苗。在记账或者写信的时候,这样一缕火可是再有用不过了。

但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当喻文州在清点完一天的帐务后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他发现那缕青金色的火焰已经消失,只剩下半截灯芯突兀地立在烛台上,好像被哪个人用锋利的剑锋直接削断,挑走了火焰一样。

而那个大胆的剑客现在就坐在柜台后面把玩着他的剑,冰蓝幽冷的剑锋上跳动着一缕青金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动作在空气中华丽地舞动。

“你来啦?”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走下来的声音,抬头笑了一下,“这是你弄的玩艺儿吗?挺好看的,看不出你还能施咒啊看来我小瞧你了,这段时间老是在游吟诗人那里听到你的消息,我就回来看看。”

喻文州没动,站在楼梯上微微发愣。黄少天见他没下来,又继续喋喋不休:“你怎么了是太高兴了吗想不到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让喻先生都神魂颠倒哎连我自己都吃惊……”他故意在喻先生三个字上放重了声音,眼里满满都是狡黠。

喻文州微微笑着:“就是太高兴了。”

忍不住让他感觉整个世界都一下子亮了起来。

 

黄少天坐在桌子的一端,专心致志地对付一大桌子茶点。喻文州一直等到他心满意足地停下来啜了口茶才开口:“少天,在外面怎么样?”

“特别好!“黄少天神采飞扬地滔滔不绝起来,“最近我又去了很多好玩地方,还遇到了好多怪人。我跟你说我前几个星期居然遇到了叶秋,他还是那副欠揍的样子一上来就想骗我的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然后我们就真的PK了……”

喻文州撑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黄少天明显地成长了。他的个子高了一些,微微过长的刘海垂在眼前,眼睛里面也有了冷静沉着的目光。喻文州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少天是妖刀吗?”

“是啊。”黄少天镇定自若地说,然后很快郁闷了起来。“我就知道是瞒不过你的了,文州你消息那么灵通,肯定一听到就猜出来了。其实叶秋那家伙也知道了这个才跑来问我,不过我死都不答应。”

他低着头没有看喻文州的眼睛:“不是有段时间我没有给你寄信吗,有人暗中想杀我,我怕被他们弄到,就躲起来了一段时间,结果最后还是被找到了烦死了。”

“然后我就拿了这把冰雨,“黄少天抚摸着他的剑,“把他们都杀了。”

他的神情很平静,就好像在述说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人一样:“后来我就干脆去当妖刀咯。其实我觉得做一个大盗也不错因为可以找到很多新奇的东西,最近我在其他地方发现了一个很漂亮的戒指,我就把它弄到手了结果发现比我想象中还好看一万倍!“

黄少天的眼睛里是满得几乎溢出的得意,在他的眼中冷酷与热情并存,就好像在一具身体同时有着杀手和孩提的灵魂。他把那枚有着透明宝石的戒指从手上摘下来,拉过喻文州的手,虔诚地套在他骨节分明的小指上。

“果然很好看啊你不觉得吗文州?是吧是吧?“黄少天的语气更加得意了。年轻的剑客捧着术士的手认真凝视,忽然亲吻了一下那只戴着戒指的手。

“其实我也挺想你的,“他小声说,“就是现在还不能一直呆在你这里,还有人跟在我身后咬呢。”

说完这句话后黄少天就沉默了下来。喻文州目光深沉地注视着他,然后靠了过去,两人交换了一个气息绵长的吻。

一吻完毕后喻文州调笑道:“所以少天也喜欢我吗?”

“闭嘴。”黄少天红着耳尖恶狠狠地说。

啊,毕竟能让日后联盟著名的话唠说闭嘴的人,也算是了不起了吧?

 

 

  58 4
评论(4)
热度(58)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