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

理论上是用来写文的
近况请看➡️@核a

 

【喻黄】鬼迷心窍01-02

CP:喻黄

我发现我已经根本停不下来了……甚萌☆~╲(′ω°╲)

想写一篇画风清奇的文哟叽叽叽

设定的话有一部分用了近看学校大大的文的设定……大大的全职同人真是好文

总的来说就是黑肚皮商人喻文粥 ╳ 江洋大盗黄烦烦什么的(抚摸着肚皮(不(打手

 

 

01

正是下午时分,阳光浓烈地倾洒在街道上,把空气中胶着的枫糖气味又提升了几分。可爱的游吟诗人的声音从街道中央的喷泉边传来,人们聚集在他身边听着从大陆各处传来的新鲜故事。哪里有了新的猎人、哪里又出了大事,都在游吟诗人的口中吟唱出来。

 “魏老大魏老大!!!刚刚我又在街道中央看到叶秋了我说要和他PK他居然说我是死小鬼啊啊啊气死我了我要杀他一万次!!!!!他居然好意思在听游吟诗人歌唱自己!!”一个少年推开街道旁店铺的门进来,嘴里还一刻不停。

“咳,叶秋说的话,就不用听到脑子里去。”店里的魏琛不以为然。

坐在柜台后面的喻文州一脸淡定,对跟着少年进来还不知所措的客人招呼了一声。

 

魏琛是街角珠宝店的老板,虽然这让人感觉很不搭调,但你要知道,魏琛实际上却是联盟猎人创始的一员,我们少数几个能够被记载入猎人笔记中的人之一。他的这家小巧的珠宝店就是早期猎人们交换情报和任务的场所之一,每天都有出色的情报员和新上任的猎人带着不同气息的风来到这里,在笔记上写下自己的新痕迹。

而魏琛最热衷的一件事,就是努力地发掘各种出色的猎人。喻文州见过魏琛带来过许许多多人,他们当中大多都是联盟出色的人才——或是在未来的日子里成为了出色的人才。黄少天便是其中之一,但与别的人不同,他在魏琛身边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当我们未来的剑圣和妖刀来到这里时,曾好奇地问过喻文州:“你叫喻文州对吧,请问你也是一名猎人吗?”

喻文州微笑着说:“不是的,我只是一个店员而已。”

哦,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都知道了,这只不过是还年轻的商人的一句谦虚话。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黄少天都呆在这间珠宝店里,对着大大小小的首饰瞪着眼睛。他对商品并不热衷,每天只是招呼各种各样的客人以及和看店的喻文州喋喋不休地说话。每一个来到这家店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黄少天的话语所震惊,再之后就会无比同情整天和黄少天相处的喻文州。作为联盟第一人的叶秋对喻文州表示无限的同情,他对没能接触过黄少天的人说喻文州能够在无下限的魏琛和永远停不住嘴的黄少天中生存下来简直是联盟史上的奇迹。

然后叶秋就遭到了来自魏琛和黄少天的围殴。不过很快他就轻快地从包围圈中跳了出去,带着一颗不知从哪里摸来的红宝石神奇地消失在店里面。经过联盟第一人的嘲讽后黄少天显得十分地沮丧,他郁闷地趴在柜台上,眼巴巴地望着旁边的人:“喻文州,我真的有那么烦吗?”

“不会啊,”喻文州气闲神定地擦着店里的花瓶,“少天,你要相信自己的价值。”

被肯定了生存意义的黄少天思考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然后重新精神抖擞地坐起来准备实现自己的价值。正推门进来的徐景熙不幸成为了第一个实践对象,他一进门就惊恐地发现黄少天把话头对准了他:“欢迎欢迎光临啊,是徐景熙嘛今天准备干什么呢让我想想是接任务还是来店里帮忙不如你自己来说?……”

徐景熙欲哭无泪:“黄少,你今天怎么了?”话多到可怕啊!

“我决定要好好定位一下自己,现在正在实践中。”黄少天严肃的说。

喻文州适时地打断了两个人:“景熙,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我想注册成猎人。”徐景熙一副得救了的样子,他从身上翻出一叠厚厚的纸,“不过资料还差最后一点没写,准备马上就提交。“

珠宝店的确可以代为提交注册申请,徐景熙向喻文州借了一支羽毛笔,翻到最后几页低头匆忙地写了起来。黄少天一直盯着他直到写完最后一个字,徐景熙在把申请递给喻文州的时候小声嘟囔了一句:“特别想学郑轩说一句压力山大。“

黄少天张牙舞爪地扑上去:“你什么意思是在嫌弃我吗看剑看剑剑剑剑!!“

喻文州低头认真地检查着资料,最后说了一句可以了。徐景熙拼命从黄少天的魔爪下挣脱出来,落荒而逃:“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门口的风铃响了一下,门被迅速地关上了。黄少天气哼哼地坐回去:“这家伙居然注册得这么早,他是什么意思啊还跑到这里来注册,明明比我还小肯定是想和我炫耀一下真是太可恶了气死人气死人了啊啊啊啊……”

“景熙是做医师的,他注册早可以去实习。少天很想注册吗?”喻文州侧过头问他。

“其实也不是很想啦……”黄少天有点苦恼地抓抓头发,“只是我现在还不够厉害,就算做了猎人也不会强,你也知道的。”

“那我就等少天变强咯。”喻文州笑眯眯的。

 

02

后来魏琛在做任务时会偶尔带黄少天出去,在每次的任务结束时喻文州都会看见一个阳光灿烂的身影从门口一跃而入,带着一身风尘的气息:“文州文州你在不在不在不?”

然后就开始长篇大论:“我跟你说我终于意识到魏老大有多么猥琐多么不要脸了,这次任务他居然放我去问情报还让我帮他打怪啊,看来他也意识到以他那一脸胡渣是不可能顺利地从别人那里探听消息的哈哈哈哈……喂喂喂痛!“

魏琛叼着烟卷从门口踱进来:“小子你别以为我不存在啊。”

喻文州依然淡定地看着一老一少在店里大呼小叫,只是在大打出手之前阻止一下两人。

 

在这段时间内两人都有了变化。原本稚嫩的少年已经开始长开,四肢修长,面孔上有了分明的轮廓。我们年轻的剑圣就像锐利又闪光的刀锋,他栗色的头发就像甜蜜的巧克力,他的眼眸里清澈得像美酒,他的笑容有着太阳的光芒。没有人会不热情地爱着他。没人把他当作孩子,但年轻的剑圣,这时你的眼中还没有那冷酷锐利的锋芒,你的剑锐利逼人,却还没有像黑暗中幽冷的蓝光般划过冰冷的弧度。

喻文州看着身边的黄少天一副萎缩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你就那么担心顾客是女孩吗?”

”哎呀哎呀太可怕了你都感受不了,“黄少天恹恹的说,“老是有几个奇怪的女孩在我们店门口盯着我笑。我总觉得她们的眼神怪怪的,文州你也小心点。”

”嗯。“喻文州温和地笑着,继续记着账。黄少天在旁边念叨,话语不断从他的唇边吐出,像什么最近遇到一个怪人两个眼睛不一样大,韩文清前辈的面相特别凶恶,昨天在街边买到的刚出炉的面包简直好吃到不可思议等等。他一边说着废话一边悄悄瞄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伙伴,其实喻文州长得也很好看,连睫毛都长,他为什么不去做猎人呢?

我们的剑圣,其实根本没有想过这两句话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

喻文州像是感觉到他的视线,睫毛轻震了两下,微微地侧过头看下来,阳光在他的脸上映上了柔和的色彩。黄少天盯着他看了几秒,有些不自然地挪开视线,嘴里咕噜了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把注意力投回到本子上。笔尖在纸张上摩挲着划出一道道墨迹,他专注地写着,光芒温暖地染在头发上。

黄少天转了转眼睛,还是忍不住看了回去。

啊啊啊,他在心里唾弃自己,真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人。

 

大陆上的时间流转就像水流一样快,就在我们的游吟诗人到来的秋天,联盟里出了件让人们都吃惊的消息——联盟的猎人魏琛退役了。

猎人当然也是会退役的,在经过岁月的洗礼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往不停地走下去。然而啊亲爱的人,你要知道,这些曾经的故事总会有人唏嘘和叹息,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时光的一部分。人总会老,无数英雄都被磨去了锋芒,只在时间的洪流中短暂地浮现。但魏琛退役却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在之前的一次任务中受了伤,再加上压力,他没有来得及再最后在小镇出现一次就匆匆地提交了退役,消失在广大的大陆上。

得知这个消息时黄少天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魏老大受伤退役了?”

他仿佛不敢相信似的,又问了一遍。游吟诗人慢悠悠地理了理耳边打着弯的鬓发,又轻轻地吟唱了一遍。得到肯定答复后黄少天的眼睛一下子暗了下去。作为他的引路人、他的老师,魏琛在他的心中无疑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而这个消息却使利剑蒙了尘、珠宝失了光。

就在不久后,未来的剑圣作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对已经成为珠宝店老板的喻文州问了一个问题:“我还没有注册成为猎人吧?”

“还没有。”喻文州看着他,有预感般等着下一句话。

“我想做一个自由人试试。”黄少天认真地看着喻文州,“我想出去看一看。”

他的眼里有初出鞘的刀剑般雪亮的光芒。喻文州定定地看着他,最后说:

“好。”

——我会看着你走向世界的尽头。

——我会带着全世界的荣耀归来。

 

————————

今天的我还是一样的要吃药呢(伸手

  88 1
评论(1)
热度(88)

© 黄田 | Powered by LOFTER